隋文帝与唐太宗对象戏的态度

据历史记载,隋文帝杨坚看起来很不赞成北周武帝玩“象戏”。据《北史·郎茂传》说:“隋文帝为亳州总管掌书记。周武帝为《象经》。隋文帝从容谓茂曰:“人主之所为也,感天地动鬼神,而《象经》多乱法,何以致久!”因此,曾在北周盛极一时的象戏,到隋代统治阶级中就不那么吃香了,但唐太宗却与隋文帝的态度不同,非但没有反对象棋,反而提倡象棋,据《旧唐书·吕才传》说:

太宗尝览周武帝所撰之局《象经》,不晓其旨。太子洗马蔡元恭年少时尝为此戏。太宗召问,亦废而不通。乃召才,使问焉。才寻绎一宿,便能作图解释。元恭览之,依然记其旧法,与才正同。
(见刘煦《旧唐书·吕才传》卷七九。列传29。2719页。1975年中华书局版)

后来有人以为唐太宗看不懂《象经》,决非宋以后“芸夫牧竖俄倾可介”的象棋。其实,周武帝时的象戏因受隋文帝的反对,在隋一代的封建贵族中不时行,故唐太宗从小未玩过象戏,看不懂没有图解的《象经》,这是不足为奇的。而宋以后象棋“家喻户晓”,尤其在明代民间象棋发展相当普及,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芸夫牧竖俄倾可介”,这也是不足为奇的。我们从“蔡元恭少时尝为此戏”,又说明象戏为当时少年儿童爱好的一种棋戏,其实不难,而“吕才寻绎一宿”似乎有点故弄玄虚,因为吕才曾撰过《大博经》二卷,对象戏不会不懂。

摘自 李松福之象棋史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