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罗《出体旅程》与佛教

门罗的第一本书出体旅程中,部分记录和佛教有相似之处。

在现场II中,现实由最深的欲望和疯狂的恐惧组成。思想就是行动,没有任何调节或压抑能够屏蔽你的内心,在那里诚实是最好的原则,因为也只有它。
注:狡猾奸诈难遁形

这表示了现场II中离物质世界“最近”(在震动频率上?)的区域,通常是一些疯狂或接近疯狂,情绪驱动的人。绝大部分时候,这似乎是真的。他们包括那些活着、但因睡着或吸毒而进入第二身体的人,也极有可能是那些“死去”但仍被情感驱动的人。前者有明显的证据支撑,后者则是极有可能。

注: 所说的非物质界和物质界的过渡区域。死去但仍被情感驱动的人,这像佛教的中阴身阶段

把这些投射在外,然后你可以感知到无穷变化。你在现场II中的目的地是天堂还是地狱,深深根植在你内在永恒的(也许是无意识的)动机、情感和个性驱使的框架之内。进入这一领域时,这些行为中最常见和强烈就会作为你的“导航”设备。我对此确信,因为在我以非物质身在现场II中旅行时,它经常是这样的。不管我愿不愿意,它就是这样。错误时间下的最小的欲望偏离,或未意识到的深层情绪,都会把你的旅程转向“相像”的方向。有一些因此到达的目的地,各方面都像地狱。另一些又可以解释为天堂,还有一些与“此时此地”的我们的活动仅有微小差别。

注:所说的未意识到的深层情绪,都会把你的旅程转向“相像”的方向。这和佛教的业力轮回很接近

对我来说,它是一个有绝对平静和精致情感的地方或状态。就像你浮在温暖的柔云中,没有上或下,没有任何分别。温暖不只是包围着你,它来自你,穿透了你。你的感知陶醉并淹没在这完美的环境中。

注:《金刚经》所说“人相我相众生相”,即分别心

这些记忆的来源仍然是个谜。它们只在第二状态下被感觉和想起。例如,我清晰记得曾经住过的一个地方——通向它的路,土地的形状,它相对于道路的位置,以及周围的景色。它并不是一片很好的土地,但是我似乎为它倾尽全力,而它是我所能负担的全部。我曾想在上面建所房子。

还记得有三座相连的建筑物,在一个城市里,很旧的建筑,约8层高。这些建筑(像老的公寓楼)的顶层合成一个大的生活区,有一些屋顶很高的大屋子。从一个屋子到另一个时,必须上下一些台阶,因为楼层间有高度差。这是我去过的一个地方,并不经常,偶尔,在某处。还有很多,也许与整体相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都是第二状态实验下的直接产物。而它们的价值是什么,我还没有学到。

注:描述像前世记忆,阿赖耶识的种子

这个因素就是思想控制。在震动状态下,你显然会受制于每一个——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经过你脑海的思想。因此你必须尽可能地接近于“无念(no thought)”或“一念(single thought)”(专注)。只要有一个杂念,你就会立刻产生反应,有时是以你并不想要的方式。

注:无念即禅宗的一念不生,专注一念即看话头

在这一阶段,你可能会被难以抗拒的强烈欲望所充斥。这是此刻你面临的最大问题。

这些出乎意料突然出现的欲望非常主观和情绪化,并会轻易攻陷你小心建筑的理智阵营。最重要的线索是要明白,它们不应该被贴上罪恶与错误的标签。它们只是存在,而你必须学会妥善处理它们。规则就是:不要拒绝这些欲望的存在。认出它们作为你深处的、整体的一部分,并且不可能被“想”走。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将无法控制它们。

注:楞严经说,妄起即觉,觉妄即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