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子过河顶大车–象棋梦里定功名

杭州西湖上,有个于坟,是少保于忠肃公的祠墓,凡人到此求梦,再没有一个不奇验的。每到科举年,他的祠堂,竟做了个大歇店,清晨去等的,才有床;午前去的,就在地下打铺;午后去的,连屋角头也没得蹲身,只好在阶檐底下,乱草丛中,打几个磕铳而已。

那一年,有同寓的三个举子,一齐去祈梦,分做三处宿息。次日得了梦兆回来,各有忧惧之色,你问我不说,我问你不言。直到晚间吃夜饭,居停主人道:“列位相公,各得何梦?”三人都攒眉蹙额道:“梦兆甚是不祥。”

主人道:“梦凶得吉,从来之常,只要详得好。你且说来,待我详详看。”内中有一个道:“我梦见于忠肃公,亲手递个象棋与我,我拿来一看,上面是个卒字,所以甚是忧虑。卒者,死也。我今年不中也罢了,难道还要死不成?”那二人听见,都大惊大骇起来。这个道:“我也是这个梦,一些不差。”那个又道:“我也是这个梦,一些不差。”三人愁做一堆。起先去祈梦,原是为功名,如今功名都不想,大家要求性命了。

主人想了一会道:“这样的梦,须得某道人详,才解得出,我们一时解他不来。”三人都道:“那道人住在那里?”主人道:“就在我这对门,只有一河之隔。他平素极会详梦,你们明日去问他,他自然有绝妙的解法。”三人道:“既在对门,何须到明日,今晚便去问他就是了。”主人道:“虽隔一河,无桥可度。两边路上,俱有栅门,此时都已锁了,须是明日才得相见。”三人之中,有两个性缓的,有一个性急的。性缓的竟要等到明日了,那性急的道:“这河水也不深,今晚便待我涉过水去,央他详一详。少不得我的吉凶,就是你门的祸福了,省得大家睡不着。”说完,就脱了衣服,独自一人走过水去,敲开道人的门,把三人一样的梦,说与他详道人道:“这等夜静更深,栅门锁了,相公从那里过来的?”此人道“是从河里走过来的。”道人道:“这等那两位过来不曾?”祈梦的道:“他们都不曾来。”道人大笑道:“这等那两位都不中,单是相公一位中了。”此人道:“同是一样的梦,为甚么他们不中,我又会中起来?”道人道:“这个卒字,既是棋子上的,就要到棋子上去详了。从来下象棋的道理,卒不过河,一过河就好了。那两位不肯过河,自然不中,你一位走过河来,自然中了,有甚么疑得。”此人听见,虽说他详得有理,心上只是有些狐疑。及至挂出榜来,果然这个中了,那两个不中。

可见但凡梦兆,都要详得好。鬼神的聪明,不是显而易见的,须要深心体认一番,方才揣摩得出。

摘自  李渔《无声戏》 第九回  变女为儿菩萨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