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子过河顶大车–象棋梦里定功名

杭州西湖上,有个于坟,是少保于忠肃公的祠墓,凡人到此求梦,再没有一个不奇验的。每到科举年,他的祠堂,竟做了个大歇店,清晨去等的,才有床;午前去的,就在地下打铺;午后去的,连屋角头也没得蹲身,只好在阶檐底下,乱草丛中,打几个磕铳而已。

那一年,有同寓的三个举子,一齐去祈梦,分做三处宿息。次日得了梦兆回来,各有忧惧之色,你问我不说,我问你不言。直到晚间吃夜饭,居停主人道:“列位相公,各得何梦?”三人都攒眉蹙额道:“梦兆甚是不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