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子———炮二平五,蓝子———马二进三……”

  抑扬顿挫、富有韵味的唱棋声,在文化公园中心台夜空回荡,让每晚都来现场观看五羊杯的棋迷感到十分亲切。

  一位白发苍苍的棋迷表示,他之所以来现场看了十几年的五羊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十分喜欢听到这熟悉的唱棋声。

  一位陪着夫君来看棋的北方女青年说:“尽管我听不懂广东话,也不懂棋,但我很快就被这富有韵律的唱棋吸引住了,感觉就像听诗歌朗诵一样悦耳动听,听了几次就入迷了。”

  的确,在现场挂大棋盘唱棋,是岭南象棋文化的一个特色,亦已成为五羊杯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既挂了大棋盘,就要有人唱棋。在五羊杯唱棋已唱了十多届的象棋国家一级裁判员黄胜光对记者说:“来现场的棋迷需要的是双重享受:睇大棋盘挂棋,是视觉享受;听唱棋,是听觉享受。两者都一样重要。”

  谈起他是如何当上裁判并成为资深唱棋员时,黄胜光说:“20世纪60年代,我还是学生,当时电台有一个很受棋迷欢迎的棋艺节目,就是一边放着广东音乐,一边由棋坛前辈覃剑秋唱棋,十分有韵味,真是听到你耳油都出。”

  曾经做过小学语文老师和搞过文艺宣传工作的黄胜光表示,要唱好棋还是要下些功夫的,除了要懂棋外,还要有文化底蕴。唱棋不能像念书一样平铺直说,要注意掌握节奏的长短、音调的高低,好似朗诵诗歌一样全情投入。另外还要和同伴注意配合,不能出现抢唱。“我们几位在五羊杯唱棋已唱了多年,现已配合十分默契。”

  黄胜光说:“我们来做裁判和唱棋,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和干部休假时间,每晚所得的‘车马费’,有时还不够深夜打的士回家的车钱。所以有棋友称我们是‘业余的奉献’。不过,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因为这里包含着我们对棋的感情,对公园的感情,对棋迷棋友的感情。唱了这么多年棋,现在我都有一帮拥趸每晚都来捧场。能为他们服务,我心里感到很开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