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还得从一局棋说起。
  那是民国七年(1918)8月上旬的一天,时年18岁的李立三(原名李隆郅,1899年出生于湖南醴陵县阳三石乡),还是个稚气刚脱的少年,从学校毕业后,弃笔从戎,到湖南护国军一支队三营七连当文书(当时叫差遣)。这天他忽然接到营长命令,要他乘一匹快马去衡山护国军司令部送一道公文。李立三遵令,跃马扬鞭向目的地奔去。当他进入司令部时,只见护国军总司令程潜(字颂云,1882年出生于湖南醴陵县阳三石乡)正好在院内的一棵大槐树下与一位老者下象棋。老天有情,艳阳高照,金风送暖,一大群围观者默默欣赏着司令的棋艺。李立三一是要将公文面呈司令,二是也想凑个热闹。只见程潜的“小卒过河”,老者“架炮打卒”。血气方刚的李立三见老者危在旦夕,激动得马上脱口而出:“应回马拦卒。”老者一意孤行,见他小小年纪,哪有什么棋技,根本不予理睬。就在这时,程潜倒是转过脸望了李立三一眼。几乎与此同时,众人以为司令心怀不满,都将责怪的目光盯在李立三脸上,暗骂他多嘴添乱。然而程潜并未说话,脸上也无怒色,若无其事地让卒子过河后,逼近对方老巢。老者这才意识到未听人言之误。程潜获胜,大家为之喝彩:“司令果然妙棋,原来司令在护国军内是有名的象棋高手,一般人不敢与他对弈的。”李立三倒是不屑一顾地笑了一声:“我看也不见得。”众人大惊!为李立三捏了一把汗。不料程潜却再次回过头望着李立三,和颜悦色地对他说:“你也会下棋?”
  李立三立即来个立正姿式:“报告总司令,小兵棋算是能下一点,但下得不好。”
  “不见得吧?你若不懂棋法,怎么会叫对方回马拦卒呢?”程潜指着棋盘,满脸笑容地说:“来,我俩对几局如何?”李立三高兴地回答说:“与总司令对弈,算我一生之幸。”边说接过老者的座位。他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下就下。一连三局,直杀得程潜满头大汗,连连失利,最后以大败而告终。围观者大为震惊,交头接耳,私下议论:这小子的棋技哪有这等厉害?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正视总司令的面庞。谁知程潜却神态自如地打量李立三,只见长得十分英俊可爱,尤其是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显出超人的灵气。
  程潜一向爱惜人才,顿生爱意,与他攀谈起来。原来他俩是同乡,他与李立三的父亲李昌还是同年同窗好友、晚清秀才。于是将他留在司令部内等候安排公职。从此,这对相差18岁的忘年乡友,经常对弈到深夜,其交情越下越深。程潜也加深对他的了解,得知李立三不仅棋艺高超,而且饱读诗书,思维敏捷,善于联想,又为人诚实,是一位难得的人才,将来必是国家栋梁。决定资助他一笔地方银票,保送他去北京考大学深造。李立三感恩万分,即向他行了一个大礼说:“不忘司令栽培,隆郅永记其恩,若事业有成,定报效祖国。”程潜还特地设家宴为李立三饯行,祝他一路顺风。
  李立三不负程潜厚望,虽因军阀混战,地方银票贬值,未进入北大,但他考上了便宜的“北京法文专修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班”。他每天步行40多华里往返于学校与住地,以惊人的刻苦精神和成绩,于1919年10月16日由上海起航,同陈毅、蔡和森等104位同学乘美国客货两用轮“沃隆号”,到达法国巴黎,走上了革命道路。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晃30年过去了。1949年8月4日,时任国民党政府湖南省主席、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的程潜,在长沙宣布湖南起义,和平解放。不久应中共中央邀请到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首次会议。毛泽东主席特地在中南海勤政殿宴请程潜,作陪的有刘伯承、陈毅、李立三等人,只是他故意玩了一个幽默,让李立三暂不出场。席间毛主席举杯向程潜频频敬酒,风趣地说:“颂公,我代表共产党要感谢你为党和人民做了名垂千古的好事,你不仅为湖南和平解放立了大功,而且为共产党出钱培养了一位中央委员。”说到这里,毛泽东故意停顿下来。程潜一时不解其意,显得有些茫然,急切地问道:“主席,但不知这个人是谁呀?”
  毛主席接着往下说:“他就是与你下棋的李隆郅。”“李隆郅?”毛主席点点头,未等程潜答话,忙呼:“李隆郅入席!”话刚落音,李立三笑盈盈地从屋内走到席边,上前握住程潜的手说:“司令,当年多谢您的资助呀!”毛主席指着李隆郅说:“他现在叫李立三了,是我党1945年6月在延安七大选出的中央委员啊!”程潜恍然大悟,紧紧抓住李立三的手说:“我当年就料到你是个大才啊!”李立三说:“司令过奖了,不敢不敢,要不是您,也许隆郅不会有今天。”程潜摆摆手说:“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来,我们喝酒。”
  当天,李立三偕俄籍夫人李沙及子女到程潜的宿舍拜望这位阔别30年的同乡老司令,并合影留念。他俩还对弈了三局。李立三见他年事已高,这次有意让他赢了。程潜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此次获胜,心知肚明是李立三的心意,满含微笑地对他说:“我算服了你。”
来源:团结报 作者:柯云 丽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