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如和尚俗姓汪,襄阳东津老营人。九如是其法号还是名字,现在无人说得清楚。他最早在何处寺庙出家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曾经在广德寺当过二当家,精通佛法,犹精象棋、书法,武功也略有一二。

他曾经向西云游到缅甸、印度交流佛法,对当地的高僧提问应答如流,下象棋更是没有对手

;向东到沿海地区,棋败宁波棋王;南下广东交流棋艺月余,没有败绩。解放前回到家乡,驻锡泰山庙,解放后被生产队五保,七十年代初期去世。

汪九如在襄阳广德寺时,曾经遇到国民党的一个师长手下征房,把寺庙的房屋全都征了,一时间这佛门清净之地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九如云游归来,面见师长,师长提出与他下几盘棋,结果是下了三盘平了三盘,这师长也知道九如和尚让了他。师长说:你的房屋我全都不用了。立即下命令,让士兵搬出。

汪九如回到家乡后在泰山庙住,按规矩请地方上首脑人物吃饭,首脑人物以乡长保长为尊。当时有人迟迟未到,保长五爷大发脾气,甚至拔出手枪,十分骄横,无人敢上前去劝说。汪九如轻轻伸出手,用几个手指头搭住保长手腕说:五爷,这事值得发脾气吗?保长也是从小练武术的人,手腕被拿,竟然动弹不得,立即改颜谢罪。

那时候,哪一家如果老了人(死了人),要请庙里的和尚做道场,大旺洲老营一带,有的还到河南去请。有一次,前岗有两家办道场,汪九如和泰山庙的和尚被请了去,另一家请了河南的和尚,河南的和尚言谈中轻视泰山庙的和尚,两家发生了争吵,眼看就要动手。九如上前去念一声佛号,大袖中扯出一挂九节钢鞭,手一挥,场中一大石磙被钢鞭打得连翻几个跟头,在场众人立即鸦雀无声,争吵双方各自散开,一场争斗就此避免了。

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正是经济困难时期,有当地棋道高手,闻汪九如之名,要与他下棋赌输赢,汪九如说:与谁下都行,若输一盘,买一根油条。这样饿了就下,饱了就睡觉,过得也还自在。看来出家人也不能免俗。

(搜集整理者:程红星,杨立武辑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