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珍是民国时期广东的职业棋手,30岁才开始钻研棋艺,经过几年的刻苦钻研,终于成为一代国手,值得敬佩!且看《广州棋坛六十年史》的叙述:

钟珍是为江湖残局所吸引登上棋坛的。其时,在西关的一些棋档旁边,常常蹲一个中年汉子,肩膊上搭着一个布袋,年纪三十岁左右,身材稍见矮胖。

他看人下棋,不知道疲倦,有时蹲几个钟头,还不愿走开。原来这个中年汉子姓钟名珍,姓灵宝,广东番禺萝冈洞人。

他在自己亲戚经营的一家米店工作,要为客人送米上门,所以被人叫做“米仔”。广东的棋人一向认为钟珍的作风很特异,是一个以诡计制胜的人物。

他一经与棋艺结缘,即锲而不舍,在钻研上显出过人的毅力。他读过几年书,生活比一般贫寒的江湖棋客好。平日比较沉默,好深思,而当他高兴时,又喜欢说笑,出语诙谐动听。

他初在街边棋档作壁上观,继而入局做客,后来专诚去城隍庙请教冯泽,从冯泽的残局功底中吸取养份。继又邀请冯泽到自己家里,对弈一、二局,待冯走后,再将着法从头记忆出来,悉心研究胜负的关健。

钟珍认为这样进行探索,不但可使棋路熟练,而更重要的是养成分析形势和加强记忆力和心算能力,既可避免重蹈覆辙,又可以获得多算胜少算的实效。

因此,钟珍虽然中途出家,学棋的时间不长,但他的棋艺进步速度是惊人的。以后,他又通过冯泽认识曾展鸿。

经过往还,曾展鸿十分欣赏钟珍对象棋的专主苦练,他向钟珍谈自己受到《橘中秘》、《梅花谱》的影响过程,还将自己收藏的一些古今棋谱借给钟珍钻研。

钟珍得到曾展鸿借予的棋谱,如获至宝,以韦编三绝的精神进行研读,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露脸。就连曾展鸿也觉得奇怪,并对钟珍逐渐淡漠。

当钟珍再去找曾展鸿,将所借的棋书奉还时,钟珍已经将那些棋书“啃完”。他不但精通全局,并对让先、铙子以及残局都有独到之处。

钟珍再和冯泽下棋时,不禁使冯泽大吃一惊,不只全局,就是残局,例如有名的“七星聚会”,冯泽也无法占到便宜。

钟珍很同情冯泽所遭遇的棋人困苦生活,同时很喜欢冯泽的朴实气质,他将自己研究出来的“弃马陷车局”告诉冯泽,向他请教,又代冯泽记录起冯所创造的“弃炮陷车局”。

钟珍的“弃马陷车局”一共八局五十七款变着。冯泽的“弃炮陷车局”则一共五局四十四款变着。

当时钟、冯两人对自己的苦心创作是不公开的。而只告诉过曾展鸿。

曾展鸿后来将它记录起来,再加以研究。曾展鸿于一九三六年为这两个陷车局所作的序文说:“钟珍这弃马陷车,冯泽之弃炮陷车二局,二十年来无人动之者。今先将钟局研究,已得破法。继续研究冯局,得大势,与钟局并录存之,大雅君子匡予不达,是所望也。后续有所得,当更录集,俾成完壁,称书数言,以当息壤。丙子仲夏,中山曾启图识。”

弃马陷车和弃炮陷车的局法,留待以后再作叙述,这里仅以此说明两个在棋艺上赫赫有名的创作,始于钟珍和冯泽,他们发展棋艺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