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门外有个商贾云集的大栅栏,挨着它往西,有一条李铁拐斜街。这里的住户什么人都有,是个贫富人家都有的胡同。清末和民国初年,街内有一个双开间的车马大店,专接别人的红白喜事,拉着阔人家的少爷、小姐在城里串游,赶庙会,买卖很是兴隆。民国以后,汽车多了,马车生意逐渐萧条。在原来接洽买卖的一间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老少三辈八口人的一家,邻居称这家叫“四大皆空”,就是屋里除了一席炕、几床棉被外,一无所有。这家人过着吃了上顿盼着下顿的生活。男主人黑黑瘦瘦,每天穿一件洗得褪了色的蓝布大褂,斯斯文文地像个公子哥儿,白天到各个茶馆转游,给全家弄点饭钱,晚上还得脱了大褂,拉上洋车去挣点外快。老北京都知道这叫“拉晚儿”,是指有身份的人落魄了白天不好意思拉洋车,晚上瞒着人挣点钱糊口。这位男主人就是名震一时的那健庭。
  那健庭,满族人,行三,从小善弈,十余岁就名闻乡里,后又得名手孟文轩指点,棋艺更进,20岁左右已是北京的一流高手。他落子神速,最擅长用马。30年代前后,曾多次荣获北京市大赛冠军;1929年战败南京“常胜将军”万启有,名噪一时;1931年迎战兰州高手彭述圣,是北京棋手成绩最佳者;1935年那、张(张德魁)十局荣誉赛,秋色平分;1940年驰骋东北大赛。这些重要赛事的卓越成绩,使北京棋界公认他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那健庭性豪放,善结交,有侠者风。虽一贫如洗,但对朋友仍有求必应,祸福与共。侯玉山、谢小然比他晚一辈,也常受到他的接济,在棋艺上也得到他很多指导。他棋品极好,虽然家中等米下锅,但他在棋馆内仍谈笑风生。不论对谁,不论腹内饥饱,下起棋来都非常认真。由于他的棋艺、棋品、人品加上人缘又好,很受人尊重,也曾有棋友们介绍做过别的工作。他曾在东交民巷瑞金大楼替财东看守古玩和门户,曾在警察局当过几天差,曾在和平门电灯公司担任过收账员等。但由于他毕生以棋为业,自由惯了,这些工作都只干了很短的时间,就不能继续下去,连他自己经营的德兴居棋茶馆也维持不久。
  1943年,在一次偶然事故中,他的左腿被压断,从此未能离开病榻,就在那凄风苦雨中,结束了他贫困的一生,终年47岁。
  (王品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