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年間,有一個蘇州人名叫范時行,他精通相術命理,尤擅測字。常在鬧市算卦,求仙問卜者絡繹不絶。然而這位范先生與他人不同,他每日得錢以六百文為限,錢足則閉門謝客,端坐不語。

有一天,某營兵來測字,紙條上寫了一個“棋”字,專問命運前程如何。范時行説:“圍棋之子,愈下愈多,象棋之子,愈下愈少。今所測是個棋字,而非碁字,從木不從石,可知乃是象棋子,恐家中人口日益凋零也!”營兵見如此説,言道:“先生所言固是,然而答非所問,還請教日後前程如何?”

范説:“看你裝束,是個當兵的人,即象棋中卒子是也。卒在本界,只可前行,過河之後則縱橫不限。以此論之,你應當外出謀取,方可得志。然而卒子過河亦止行一步,所以小志可得,大則難求。凡事應當適可而止,不可過貪,切記切記。”

此人依教而行,後來果如所言,調離衛所後,由於屢立軍功,升為營官。幾年以後,因防務事體被人所陷,竟遭革職,但他始終牢記范時行的話,淡然處之,幷不計較。好在平時勤儉,積攢宦資頗豐,毅然回到原籍安度晚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