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象棋盛行,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多有愛棋者。在成化年間,曾有一則趣聞。某縣西皋村,城東南三里許,有一個農民名叫張繼美,字紹馨,以務農為業,偶爾也在江中打魚,溫飽自足,略有盈餘。他平時勞作之餘,別無所好。只是喜歡象棋,因他嗜棋如命,人們都叫他癡人。後來經人介紹,娶了韓氏為妻。夫妻二人生了個兒子,取名則君。

在則君七個月大的時候,韓氏病故。於是繼美身兼二職,撫養獨子。無奈小兒失乳,將及一歲,還像未滿月的嬰兒一樣瘦弱。其父無奈,只好尋了一個鄰家婦女作乳娘。第二天一早,繼美打算背著則君送到鄰家,再下地幹活。走到半路,見道旁院中有人圍坐下棋,於是棋癮發作,忙過去湊趣。看了一會,技癢難耐,一時竟落座比試。也不顧小兒啼饑,始終戀棋不忍離開。旁人勸他,他就說“只一局”。一局下完,又說“再一局”。一而再,再而三,棋癮不退。眾人實在看不過去,一齊將其推出門外,又怕他再回頭,干脆把門都鎖了。繼美回過神來,轉頭看小兒啼哭不止,趕忙一徑送到鄰家。

後來則君長大成人,飽讀詩書考中舉人,做了官。也許是兒時熏陶之故,在公務之餘,也喜歡象棋,而且水平不俗。時常以棋酒詩文會友,與當時國手秦科,李開先等多有往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