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三十年代,浙江高手沈志弈曾到上海闖蕩。期間遇到一件趣事。當時上海灘是象棋高手雲集,但也是五方雜地,魚龍混雜。沈志弈雖然身懷絕藝,很想到大世界打擂台,結交幾個一流高手。但他是外鄉人,初來乍到,也沒有個相熟的人。所以打算先各處走走,看看棋,摸摸底細。

沈志弈先是來到一個茶樓,民國時候上海的棋茶樓不少,多是掛彩下棋,出入其中的有販夫走卒,行商客旅。偶爾也有一些二三流好手對弈,觀看的人也不算少

,因此十分熱鬧。沈志弈進了門,沿桌看了兩盤棋,這時便有人主動打招呼,此人名叫潘敏剛,是本地的二流棋手。常年蹲在各處茶樓棋肆下彩,名聲在外,一般人都不敢和他下。他見進來個年輕後生,是個生臉,且是外鄉人,相貌平平。心下就有幾分輕視,打算賺他一回,贏幾個錢。於是邀請沈志弈下彩棋,開口說道:“看你是新來的,我讓你兩個馬,咱們一塊錢一盤,你敢不敢下?”沈志弈本只打算看看棋,探探路,並不準備下彩。但對方口氣輕慢,讓人感覺很不舒服。又自恃棋高,稍微遲楞一下,就答應了。

潘敏剛是下彩的老手,看這個光景,準備欲擒故縱。頭兩盤故意手忙腳亂,丟盔卸甲,很快輸了。沈志弈原不知對手底細,沒想到贏得那麼輕鬆。心裡只說:“這水平也要讓我雙馬,真是自不量力”起身拿錢要走。這時身邊已圍了不少看客。潘敏剛假意心疼那兩塊錢,拉住沈說:“剛是我沒留心,大意了。你莫要走,咱們再下一盤,十塊錢彩頭,怎麼樣?”當時工人一個月才掙幾塊錢。十塊錢著實不算少了。於是二人續弈。第三盤潘敏剛以巡河炮開局,沈志弈還以中炮。繼而炮八平二封二路,黑方炮打中兵,紅左車出動,黑炮2平5雙炮連環。這時潘敏剛車八進八壓馬。走到這裡心下得意,因為接著可以炮二平七打象取勢。正所謂沿河十八打,將軍拉下馬。可他沒有料到,對面這個其貌不揚的外鄉人,並非易與。只見沈志弈沉吟片刻,走了一步車9進1(圖)。乍一看,潘敏剛心花怒放,認為對手一定發昏了,竟送車給我。但定神一看,卻象冷水潑頭一樣。因為這時如果吃車,黑方可炮5平9,不但反抽一車,還先手瞄著紅棋另一隻車。黑方可從容開動右翼車馬,簡化局面後,自己淨虧兩匹馬兩個卒,而且沒有攻勢。看見這步棋,潘敏剛才知道對方不是俗手。自己的水平根本讓不動兩個馬。他心裡雖服氣,奈何臉面下不來,況且街面上混事兒的,輸打贏要也是常事。於是乾脆一發把棋盤都掀了,指著沈志弈說他裝樣子騙錢。非要再下三局,但這次要沈志弈讓他雙馬才肯干休。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但沈志弈見他如此無禮,免不了也就爭吵起來。眾人見了這等熱鬧,也有幫著自己人的,也有打圓場,說便宜話的,一時小茶樓裡亂了起來。

正在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人。此人身材魁梧,四方大臉。進門一看有人鬧事,二話不說擠過人群,掏出一把手槍拍到桌子上。周圍立刻安靜下來,原來這個人是有名的白蓮教主李武尚。在上海的街面上著實有一號。此人仗義疏財,秉性剛直,人脈又廣,私官兩面兒都有交情。還給巡捕房做事,因此對治安格外留心。他又是個象棋高手,在棋界的威望也很高。李武尚問清了來龍去脈,先是責備潘敏剛,說他不該目中無人,不知底細就敢讓人家兩個馬,最不該輸了還不認。見潘已有悔意,又回過頭假意埋怨沈志弈,初來乍到,萬不該攜藝欺人,得理不讓人等語。於是各打五十大板,息事寧人了事。

後來沈志弈遍訪名手,留下許多經典局例。也曾參加全國賽,成績不俗,尤其戰勝劉憶慈和李義庭的兩盤棋,精彩紛呈,確有國手水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