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悠久的中国象棋对于外国记者来说是一道迷人的风景,也是永恒的文化之谜
美国<<时代周刊>>—亚洲最有意思的地方 (2004刊节选)
有数十年历史的庙街榕树头棋局小风景获选为亚洲最佳弈棋地点,《时代》是这样介绍的:“如果你要找一个香港原始地方,不是堂皇的购物商场、不是玻璃幕墙大厦,而是香港的庙街……在庙宇门前的广场上,象棋手摊开棋盘,来者不拒。”

麻地庙街中国象棋战情激烈,尤其是庙街的棋手,外表温文却随时杀人措手不及,棋局的气氛更是紧张、迷人。

榕树头棋局是市区之选,位于港岛石澳郊野公园的龙脊远足径则是《时代》的避世桃源,推介说:“你会感到自己身处遥远的地方,事实却是与市区那样贴近。 ”

美国《纽约客》:–比奥运会更精彩的中国式棋局(08年刊)

奥运会男子公路自行车赛场外的人行道上,两个男人坐在凳子上,在一张木板上下中国象棋,对周围躁动的人群无动于衷。即便看到便衣警察,他们也没什么表示—北京本地人早就学会观察路人。八达岭皮鞋店门前的这块槐树底下,是下棋者的地盘。对奕中的一位,名叫张永林(音),是这家鞋店的老板。他的对手是张友棋(音),是个退休的老人。他俩可不是亲戚。熟人们都叫他们老张和小张。自行车比赛开始前40 分钟,一名志愿者过来通知他俩离开。

“等我们下完这盘棋吧,”老张说。

他手摇着一把金漆折扇,做着摆手姿势表明这盘棋不会下得太久。这名志愿者的级别较低—没穿着阿迪的ClimaLite—她耸了耸肩就没管他们了。几分钟以后,一名北京奥组委的志愿者过来了,“你们必须搬开,这儿一会就要比赛了”。
“知道了,”老张说,“我们马上就下完了。”
这一次,手摇折扇就显得更满不在乎了。年轻的志愿者看起来不情愿去惹这个老人,于是棋局继续。此时,有7个人在看棋。其中一人告诉我说老张是邻里当中最厉害的棋手。在中国,下棋也是一项运动:中国象棋协会归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管理,就象中国自行车协会和中国篮协一样。他们还管着桥牌、飞镖,还有中国拔河协会。
虽然长久以来中国在国际象棋也有不错的战绩。但是中国象棋给人的感觉才像是一种真正的全民运动,看棋也一样。甚至看棋者还有座位。通常在每次落子之前,至少有一位看棋者给出建议。而其它看客则在落子以后再发表议论。这种双人运动对于观众来说—他们既是教练也是裁判—你可以想象它也可以激起下棋人的争斗。但所有攻击都只指导于棋盘上。在喇嘛庙旁,老张和小张每下一步棋,都把棋子拍得震天响。

啪!
“送给你的马吃!”
啪!
“我要找个炮架,我要找个炮架!”
(“对,对!这才是正着!”
啪!
“这样太便宜你了!”

离自行车赛还有24分钟,在两位棋手被三次要求离开后,小张终于认输了。他拿出北京范儿:把棋子撒在盘面上并大吼一声,“老张执黑!”于是他们立马开始了又一局棋。此时,已经有15人围观,包括4名穿制服的保安志愿者。隔一会就有一名便衣踱过来,小旗子拿在腰后,看上几分钟。

下棋的时候,老张把的折扇玩得象个大师。他在思考的时候,扇子合上。每走完一步,他总是把扇子潇洒地打开。棋局临近尾声,显然老张处于不利地位。棋迷们突然一阵躁动,像是被什么叮了一下;但老头仍然没言语;最后,他勉强微微一笑。这时离男子自行车决赛开始已不到10分钟。

现在人群朝着隔离路障拥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大街上空荡荡的。最后有个人喊,“他们来啦!”
“车来了!”
“都是大众车,”某人说。领头的车辆是黑色大众,车窗涂着油彩。然后是一辆警用摩托、一辆警车。紧接着是一辆重型车,上面有个可以象左轮手枪那样旋转的平台。

“那是电视镜头。”

两名最前面的自行车手象阵风样一闪而过,是智利人和玻利维亚人。半分钟后,整个自行车队飞弛而过,人群都来不及做何反应。没人知道谁骑在前面;那衣服上没有印着中国;车手们面容恍惚。霎时,人们似乎被惊得目瞪口呆。随后,人群发出一阵欢呼,一长列补给车辆过来了。

“为啥汽车顶上还有自行车?”
“那是备用车。”
“每辆车上都有旗帜,看!”
“可是,这些车不是大众车。”
“我想,这是斯柯达车。”
“斯柯达,绝对是。”
“还有一辆救护车!”

人群目送最后一辆救护车远去。几分钟以后,大街空了。然而另一种赛车已经开始。首先是一辆快散架的三轮车,拉着一捆木料;然后是一辆普通自行车,再接下来是辆本田出租、一辆满载瓶装水的卡车、一大队单数车牌的汽车:1,7,5,9。人群开始散去,志愿者们撤去隔离路障。老张沓着鞋回去吃午饭。他说,“不分胜负”,指的是棋局。此前,他曾把扇子上的书法展示给我看,是一首以“莫生气”为题的诗:

“它让我在下棋时保持心态平和”,他说。诗是这样的:

“人生就像一出戏,来往世间只因缘。相守到老不容易,何故将它不珍惜?”
(译者注:真辛苦这位老外了,把中文翻成英文。俺又费劲翻成汉文诗,不知与原诗隔到哪儿去了…汗)

德国《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棋盘上的大炮”。

  在德国,约120名活跃分子试图通过棋盘上的厮杀解开中国这个永恒之谜。德国中国象棋协会的成员虽然不多,但个个是狂热的棋迷。这个小协会甚至还举办起了正规联赛。今年一月,来自纽伦堡的姑娘莱娅.施密特在联赛中脱颖而出。从7月31日起,她成为了参加在巴黎举办的中国象棋世界锦标赛的首位欧洲女选手,要独自与亚洲的女棋手们周旋。这位新人对自己在巴黎的胜算有清醒的认识,她说:“参赛最重要,要是能下一两局和棋就是成功。”或许张章(译音)会取得更好的成绩。这名在卡尔斯鲁厄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将代表德国队出战。他要保证德国队不在比赛中垫底,而德国队的目标是超过芬兰队乃至日本队。

  全世界至少有1亿人下中国象棋,而中国和越南棋手的水平是其他国家的选手无法企及的。象棋在两国是地道的群众运动,人们普遍靠下棋来消磨时间。在中国,中央电视5台定期报道重要赛事,小孩五六岁就开始观看父母或兄弟姐妹们对弈。而象棋逼真的战场气氛也有助于它成为群众运动:“红军”与“黑军”在河界两边的浅滩上厮杀,司令官则分别坐镇于南北两端的“宫殿”中,但在那儿它们竟然也会受到炮火的袭击。

  中国象棋有上千年的历史。尽管大多数专家认为,象棋发源于公元5世纪到6世纪的印度,但中国学者另有见解。他们认为,象棋在公元前478年到公元前221年的“战国”时代诞生于中国。根据这种说法,中国象棋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象棋游戏。在中国象棋中,坐标式的方格即是战场,棋子占据横纵的交叉点。大战略家也曾从中国象棋中得到启迪:中国的改革家邓小平在棋盘边制订方案;美国的劲敌胡志明曾创作过关于越南式中国象棋的诗歌。

  中国开展国际象棋运动只有20年时间,但目前中国女选手却主宰着世界锦标赛。世界冠军谢军和诸宸成功的秘诀正是中国象棋。在接触国际象棋前,她们先在中国象棋的厮杀中练就了胆魄和强悍的棋风。在今年4月举行的迪拜国际象棋公开赛中,16岁的中国选手王皓出人意料地夺得了冠军。就像南美街头足球造就了罗那尔多一样,中国象棋为这些国际象棋明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年前开始学习中国象棋的莱亚’施密特现在也上了瘾。“你要是不想输,就要进攻”,这名高中生如痴如醉地说。不过,中国象棋的棋子不是立体的形象。而是刻着中文的木块。这吓跑了很多高鼻梁的外国人。没学过中文的人怎么才能入门呢?莱亚’施密特说,其实没这么难:“您可以作记号、联想,比如把‘象’这个棋子想成大象。总之您要找到自己的一套办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