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相新(河南) 来源:古今故事报

在革命老区新城市郊有一棵巨大的苦楝树,由于要修公路,眼看着就要被伐掉。可突然有一天,一辆军用轿车拉着一位白发雪眉的姓关的老者出了大价钱把它给买了下来。人们议论纷纷,这棵苦楝树到处都有,他到底要干什么呢?   更出乎意料的是,那老者居然在旁边搭了个小石屋。就在人们都猜测他要干什么时,他却在大树下摆起了个棋摊,不时的和南来北往的人下上两盘。你别说,和他交过手的人无不挑指称赞,好!居然没有人能赢他。渐渐地他的名气就大了起来。   这话传到了新城市有棋王之称的刘子修的耳朵里,他可就上了心。他发现,每天早上,关老就冲着那棵高大的苦楝树先拜上两拜,然后开始锻炼身体。饭罢,就在苦楝树下那张石桌上摆上一副白玉制成的象棋,俨然摆开了战场,等人来挑战呢。也曾有三五成群地挤到树下来看热闹,可就是没人敢上前应战。关老边说边笑着点将,可人们总是笑着走开了。后来,关老索性放出话来,要和棋王刘子修一战。   这下,刘子修可有些坐不住了。不去吧,有辱棋王称号,去吧,又不知他的底细。在屋子里想了半天,终于有个主意,把自己的儿子小虎给叫了过来,悄悄地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那小虎也是鬼机灵,冲着刘子修一抱拳:“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帮你探清敌情!”   关老正在石桌旁打盹呢,忽然听到一群孩子的笑声,原来是小虎领着他的小伙伴来了。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来,杀一盘!”小虎也不含糊,“扑腾”一声在对面一坐,摆开阵式就杀了起来。要说小虎跟着他父亲耳濡目染,棋力也有几分火候。在他的一阵冲杀下,关老就先后和他兑掉了车马炮。没过多长时间,小虎可就招架不住了,被关老来了个五兵过河,把小虎的老将给围了个密不透风。小虎双手抱头,眼睛直直地盯着棋盘,眼看着无力回天,只好投棋认输。他这时才发觉那棋做得非常精致,抓起一个兵仔细地端详着:“好棋,真是好棋!”那关老哈哈一笑,忙把那棋子从小虎手里给掳了回来:“哎,可要小心了!”   小虎一回到家里,父亲刘子修就忙拉着他复盘。两个人“啪、啪、啪”把棋下了一遍,当下到五兵过河时,刘子修把棋一扔:“妙,实在是妙!”他历经大赛无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个奇妙的招式。一步步看来,环环相扣,互相呼应,真是出神入化。他又把那盘棋研究了半夜,决定第二天应战。   城里的人听说两大高手要华山论剑了,都赶来看热闹,人们不自觉地把那石桌子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关老满脸春风,棋王一脸严肃,单从表情上看,就是一场恶战。果然一开始棋盘上就狼烟四起,你当头炮,我马来跳,一个长驱直入,一个稳扎稳打。关老又使出了杀手锏,用一炮一马换掉了棋王的五个小卒。可从棋形上看,棋王的棋多了些机动灵活,可关老又来了个五兵过河,且是兵兵相连,绵延不绝,让棋王的炮马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   眼看着关老的五兵又是兵临城下,形成合围之势。棋王可急了,挥师来救,当他咬牙要拿一车换掉关老的两兵时,关老却一把抓住了他还没有落下棋子的手:“慢,和棋行不?”棋王很是奇怪,他明明占了上风的呀,下得好不过十步自己必将死无疑。他暗暗松了口气,看来他是给自己留了点面子呀!人群中也有人解劝着,和了算了。   第一盘棋以和棋告终,皆大欢喜。刘子修趁摆棋的一瞬间,脑子里突然有了应对之策。关老呢,还是波澜不惊。可第二局一上来,就风云突变。棋王不惜一切代价来猛攻关老的兵,这下可把关老给逼得乱了套,只好用马给堵了枪眼。人群中不住的有人在说:“臭,舍马保兵!”可那兵子在棋盘上不像战车快马那么纵横驰骋,不大工夫,关老只好又一次舍车保兵。这下人们都有些看不明白了,还以为关老是有绝招了,可当他的五兵完好无损时,却被棋王一下子给将死了老将。人们一片惋惜之声,可关老却哈哈一笑,再来过,来过。   棋王不愧是棋王,他一下子就抓住了关老的命脉。上来杀兵,一下子就打乱了关老的整体部署,很快关老就败下阵来。关老冲他一抱拳:“棋王,不愧是棋王呀!佩服,佩服之至!”边说边在人们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先把那十颗兵子在棋盒里摆好,然后再把其他的棋子摆好,看得出来,那十颗卒子的材质有些与众不同。   后来,关老再在石桌上摆上棋盘时,就有人过来和他杀上一盘。可奇怪的是,关老没了往日的威风。人们只要去杀兵,他就会竭力去保,一败涂地。连进城赶集的人听说了他的奇处后,也能把关老给杀个片甲不留。可奇怪的是,每次他的五个兵都是完好无损。人们都私下里议论他是个怪棋手呢。关老却依然不急不躁,照样和人们下棋找乐。   可有天早上,市郊的人发现平常心平气和的关老急了,他不住地向人打听见没见他的一个兵子。当看到人们摇头时,他开始挨家挨户地去问,最后还悬赏说谁要是送还了那颗兵子,可奖一万元呢。可除了镇上去城里上学的孩子,他都问遍了,还是没个音信。他开始闷闷不乐起来,每天盯着那缺少了一个兵子的棋盘发愣。   棋王刘子修也开始心疼这个老人了,他特意把自己收藏的一副楠木雕成的棋送给关老,可他却郑重地摆摆手:“算了,我只要我那个兵,那是我的命呀!”   这天是星期五,关老正在石桌旁喝闷茶呢。就见小虎飞快地跑到了他的面前:“关爷爷,还您的棋!”说着他紧攥的手里松开了,关老一看,正是那颗玉制的兵子。脸上一下子就展开了笑容:“你个小鬼,你把它给藏起来了?”小虎一脸郑重地说:“对不起,关爷爷,我看您那么爱护兵子,就想这兵子一定不同寻常,趁您不注意,我就拿到学校里研究了下——”说到这儿,他拉住关老的手,“可我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呀!”关老却把那颗兵放到嘴边亲了亲:“这是爷爷一生的秘密,孩子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棋王一听,是自己的孩子拿了关老的棋,气就不打一处来。第二天一大早就拉着小虎来给关老道歉,可奇怪的是关老却并没像往常那样坐在石桌旁。他们来到石屋里一看,关老正在床上躺着呢。小虎喊了声:“关爷爷!”可是没有人应声。两个人来到床前一看,只见关老的胸前整整齐齐地摆着那十颗兵的棋子,已经永远地睡过去了。   没几天来了个据说是他儿子叫关欣的军人把关老安葬在那棵苦楝树下,要离开时,棋王拦住了他,说起了关老和他的奇怪的棋风。关欣拍了拍那棵苦楝树,讲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是在新城保卫战时,关老时任连长,有一天得到情报说,敌人要进行扫荡。他所在的连队紧急转移,可他舍不得扔下刚刚缴获的新式大炮,就派了一个排的人来负责转移。可就是这笨重的武器,影响了那个排转移的速度,整整一个排的人都被包围在这棵苦楝树下,一个人也没有生还——   说到这儿,关欣的眼睛里流出了热泪:“他一生愧疚,就是没把战士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后来他常说有了兵就有了一切!现在他终于又和他的兵在一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