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嗜棋如命,总是与大人争胜负,赢则喜、败则怒。 拜师、打谱、比赛;与反对下棋的父亲抗争;为母亲烧我棋子而流泪。 有得吗?从中领悟到了世间万物的复杂性和联系性,改变了情绪急躁,偏颇、囿于一端的脾 气,浅尝辄止的缺点,多了一分自知之明,少了一点自以为是,多了一分全局观,少了一点剑走 偏锋。 有失吗?误了学业,失了青春的冲动和激情,没有唱过歌没有跳过舞,没有同龄人在一起的 打闹。 后悔吗?既已走过,人生不如棋,棋可重来,人生不可重来,失去的总会得到,上帝对每个 人是公平的。 二十岁,同龄人在大学校园意气风发,沐浴着知识时代即将到来的气息的时候,我已换了三 个工作。一个高中没毕业的人,干活多累,我不怕,最怕的是别人用不屑眼光看你。从棋盘上得 到的一点点自傲消失了;从书中读出的一点自尊化成了酒气;对路遥的《人生》中高加林进城掏 粪躺着熟人的心态,感同身受。 只要还能划水,就不会被淹死。出于求生的本能,我决定戒棋,与棋界断绝一切往来。 十年前的今天,拿出心爱的十副棋子,红着眼睛,放在正旺的炉火中,听着棋子在火中燃烧 发出的啪啪声,嘴边露出了一丝笑意。一种知耻而后勇的笑,一种无奈的笑,一种如释重负的 笑。 看着几百本棋谱,终没有勇气再烧了,留着吧。 棋坛上的江湖气很浓,我退出后,我师傅大失所望,他是个棋人,出过棋书,他寄希望我能 成为专业棋手,况且他老了,他儿子我们当地的冠军也老了,我们这一派把住当地头把交椅的梦 也没了。 脑筋一换天地宽,外面的世界真是大。这十年间,为文凭为生计为发展,忙碌奔波,渐渐地 淡淡化了棋。 下棋是种运动,要存胜负之心,不可能象常人无事闲玩那样,因此是很累心的。可打谱就不 同了,打谱是一种艺术,一杯清茶,一块小小棋枰,体会大师的心跳声音,看他们的机关算尽, 无胜负喜怒挂怀,其乐不更融融,所以十年间做为消闲看了不少棋书,反而对棋理有了更深认 识。今年,又组织了几次大型的棋赛,为曾爱过的棋做了尽了一些微薄之力。棋友们传说我要复 出,我一笑置之,现在已成了逐渐加热温水中的青蛙,水快沸腾了,我不能等到没力气跳出时再 跳了,要提前跳出。 “一人独酌于月明星稀的夜,无聊闲敲棋子,听灯花微爆,看其漫漫散落,心中无苦无痛, 无喜无怒,无牵无挂”。 口中吟哦着“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脑中闪现出如上的一幅清闲图。现在是 午夜,一点睡意全无,拧亮台灯,摆正棋子,顺手从书架上抄起一本棋谱,享受一些闲人的乐趣 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