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盲人来说,最大的困难莫过于什么都看不见。然而,他们也有自己的娱乐方式,硚口区的骆子清选择了下象棋。

今年48岁的骆子清居住在硚口区崇仁街。在他年幼时,一场大病使他双目失明。1987年,因单位效益不好,骆子清下岗了,整天呆在家里无事可做,闲暇之际,他开始学下象棋自娱自乐。刚开始,骆子清着迷于盲文棋书,后来,家里人给他做了一个特制的木制棋盘,棋盘线都刻得特别深。这样,骆子清就用手去触摸感受下棋“路径”。

书看多了,再加上自己在家经常“操练”,骆子清开始手痒痒了。他到处找人讨教。如果跟自己一样是盲人,他们两个人就用嘴说棋,你来我往,纯靠嘴皮子“斗阵”。如果是跟一个视力正常的人下棋,就摆上棋盘,对方就说出自己的招数,骆子清在脑袋里想想,再说出自己的走法。有人在旁边当裁判时,就会帮骆子清把棋子摆到相应的位置。

渐渐地,骆子清下棋上了瘾。有时候为了跟街坊下棋,还会熬到凌晨一两点。刚开始的时候,骆子清总是输。通过不断的练习,骆子清的棋艺突飞猛进。如今,他在街道里也是顶尖“棋手”了。前日,在硚口区残联举办的残疾人象棋大赛上,骆子清在已经进行的5轮比赛中,以两胜两和一败的成绩积分6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