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狸苏110 《四棋友传》曾经于去年11月间在中国象棋版发过,后来被误删了部分内容,现在补写出来一个较为完整的版本,希望得到朋友的批评。 《四棋友传》之前言

北京往北有个回龙观,回龙观往北有个沙河镇,沙河镇里有个村子叫定福皇庄。 定福皇庄有四个象棋瘾君子,村里凡经常走动的人们都清楚: 他们分别是:老魏、老杨、老何和“眼镜” 由于“眼镜”和本文作者有很深的渊源,因而由眼镜作为线索串联 村里有一条铁路直贯南北,铁路边有一个小卖部,老板是张家口人。

小卖部所处地点恰好为村里三角地带中心点 离村里的大学门口只有50米远 整天花花绿绿的人员往来不断 时间长了,就成了村里大伙爱去的所在。 小卖部老板怂恿大家在他的小店里凑钱(每人一元)买了一幅木制象棋 由他代为保管,这样一来村里的棋笠子们终于有一块地方可以切磋切磋了 经常在此活动的人很多,村里自认棋艺不低的爷们都免不了有虚荣心 都想找个比自己低一截的对手来树立自己在村里棋坛的崇高形象 上述四人不一定天天会面,但他们中往往会有一人坐在摆场。 四棋友之老魏 老魏今年六十有六,形容干瘦,脾气耿直 对村外号称“村里第一高手” 原因在于他曾经骑自行车到昌平县城参加了一次地区性比赛 荣获第8名 当时曾因进不了前三名而有点不忿——败在一个15岁小男孩手下 后来时间长了,对于这不忿便有些淡忘 而对于“昌平第8名”却难以忘怀(你我亦是) 他在村里的口头禅是“你们这帮臭棋……当年我在昌平……”。

据说老魏从未读过任何棋谱,特点是稳健,极少失误 对各种开局积四十余年的经验有成竹在胸的应对良策 而“眼镜”在跟他对局时,屡因一些微小失误而惨败而顿足捶胸 又因为“眼镜”在首次跟老魏碰面时,落花流水地连杀老魏三局 使得老魏对这个南方小伙子产生了兴趣 老魏最令棋友敬佩的一件事(如实录下): 老魏家盖新房子,那天老魏出来拉沙子时和一个外地人干上了 老魏爱人在家等了半天,琢磨老魏该回来了吧? 最后竟然在棋摊上找到老魏 老魏正处在下风呢 他说:“回家去!捣什么乱啊?盖房子不要沙子也成!”…… 后来,当老魏又出现在棋摊时,大伙都挺热心的问他一句: “老魏,今天拉沙子不拉?”…… 四棋友之老杨 老杨有三大爱好:象棋、二锅头和养鸽 他在回龙观商场每天只上半天班,另外半天就完全交给这三样爱好了

老杨据说很长时间内棋艺一直平平 有一天他在下班的路中捡到一本许银川的棋谱后,棋艺就突飞猛进了 老杨脾气火暴,假若你正在去往棋摊的路上,那么在20米开外就应能判断他是否参战 他下棋时全情投入,嘴里一边发出一连串又急又快的话语 时而叹气,时而得意,时而大笑 做为对手,你会感到你也是老杨手中的一颗棋子,时刻在受他的控制 “眼镜”对我说,跟老杨下棋很过瘾。 老杨的棋风跟他的脾气一点也不沾边 或许是受许银川的影响吧!他的棋下得四平八稳又不失敏锐 “眼镜”说,(你赢过他吗?我问“眼镜”) 他如果喝酒,我赢不了他;他如果不喝酒,半斤八两吧! 眼镜十分严肃不像说笑 据说老杨在捡到棋书前,是逢“魏”比败;故而积下了一片心病 就是“捡到棋书后,仍然不敢跟老魏直接过招 大伙老怂恿他:你这么厉害,去下下老魏的威风吧! 如果看见有人跟老魏对垒时,他肯定帮对手跟老魏作对,弄得老魏十分恼火 可老杨就是不想跟老魏过招。 但历史是人创造的 只有人,才有历史的轨迹 一天,老魏孤坐在棋摊前,可就是没有人上来应战 那边,老杨可能喝了点酒,满脸红光、摇摇摆摆地过来了。 围观的大伙特看不惯老魏坐在棋盘前的那副傲样 却也都没有把握上去灭他一把,看到老杨过来了 纷纷说,老杨终于来了,老魏正准备灭你呢! 有人说,老杨是那么容易灭的吗?人家许银川的棋谱也不是白读的。
有人说,我瞧着老杨的棋路就舒服,老魏的棋未免有点枯燥。 老杨围绕四周,听着大伙的话,脸色越发红润 他思考了足有一支烟光景 对身旁的小卖部老板说,来瓶二锅头! 说完就坐到老魏的对面 大伙“轰”的一声,围了过来,大家知道,今天可以解开一个几年的心结了。 老魏微微一笑,摆起了绿棋,对老杨说,请! 老杨拿起酒瓶,对老魏说,客气什么啊 “啪”的一声,飞了一个象。 听说老魏在跟老杨干着,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最后来的人就找不到看位了,只好在外面打听。

老杨边走边喊:将!快啊老魏,叫着将呐,哈哈……大家看着心里直乐,不愧是老杨啊,把大伙跟老魏积下的棋怨一天就化解了。 有时从里层传来消息说:老魏吃了老杨一个车, 有时说,老杨的攻势不错啊。 后来大家就很少说话了,盯着棋盘,大家都忘了时间。 这是一场最吸引人的棋,它把村里所有的棋友都吸引过来了,老人,小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都过来看热闹,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听说外面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棋赛,也都跑出来想知道结果。由于那天把人引来太多,村里的派出所不得不派员来现场维持秩序。 这盘棋,据小卖部老板统计 足足下了三个多钟头。

这场经典战役,老魏在最后关头,抓住老杨的一个漏洞,以胜利结束。 但村里的棋友们很是不忿,都说,要是老杨少喝一点,要是老杨的身体再好一点儿,就没准…… 四棋友之老何 老何的棋瘾最大 假若你想在定福皇庄搞一次民意调查,题目为:您知道咱们村谁的棋瘾最大吗? 大伙肯定一致回答:老何,肯定是老何 冬天的时候,天很冷很冷,大伙都在家里看电视猫冬呢 那棋摊上应该很冷清吧?错!有老何呢! 老何跟老婆打个招呼,说,我出去拉活儿啦 就把他的三轮车开出来,在棋摊上坐庄 小卖部门前如果没人,老何就到小卖部里找老板他爸练,不下不行 老何的车里长期埋伏着一副象棋,在没有客人的时候,他就下棋 大伙都愿意跟老何下棋,他脾气好,肯让你悔棋 再加上他的棋艺水平大伙都能接受,互有胜负嘛。

在老何正下得起兴时,你千万不能去让他拉活儿,他的答复是:不拉!正忙着呢! 当大伙散去时,老何就会感叹:“奶奶的!今天又玩尽了,连烟钱都没赚够……” 老何不喜欢老魏,太傲,也不喜欢老杨,脾气太燥 关键是都没有悔棋的余地 老让他很没有面子 下棋嘛,气第一,胜负第二。 但是他输棋以后总是显得非常懊恼 不能原谅自己 总说:咳,当时我要不动那个车…… 如果遇上“眼镜”,老何就愿意下一整天 因为他跟“眼镜”都是随和之人,都让对方悔棋 老何知道“眼镜”怕冷,于是就拉着“眼镜”到他家里去下 “眼镜”告诉我,在地道的老北京老何家里,他吃到了最地道的饺子。

四棋友之眼镜 “眼镜”嗜棋如命,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在我们宿舍的走廊, 你可能会经常碰到一个戴着眼镜的人,他会问你“下棋吗?” 我就是这样与他认识的。 他也读过阿成的《棋王》,视王一生为同好, 经常感叹:那小子现在在哪里呢? “眼镜”在学校里很少对手,于是他把战场拓展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定福皇庄。 据说他最崇拜吕钦,善用“车”、“马”配合。他在定福皇庄的名声是由于三天中在村里下棋一局未失而树立起来的。老何对他又敬又怕,对着他的厚厚镜片,给他起了个外号——“眼镜”。

老魏与“眼镜”的碰撞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早晨。当老魏被连败三局后,他才开始正视这个对手。而老魏毕竟是老姜,在对“眼镜”的开局,运子和棋风开始熟悉后,慢慢地把局面引向到有利方面。“眼镜”的大局观毕竟未形成,但凭着良好的棋感,在前三局中很少输棋。 “眼镜”是唯一一个跟其他三人交上朋友并被邀请到其家里做客的人。 老杨开有一个小店,眼镜来了,便昏天黑地杀将开来,到兴起时,老杨就抡起小店里准备外卖的燕京啤酒开喝,每到此时,“眼镜”总有些发怵。 老魏已经子孙满堂了,他怕“眼镜”不认得他家,便说”到东头胡同去,河边最高的那家“。“眼镜”于是就去了 ,那房子果然是最高的。假二层的主房在村里独一无二。虽然只去过一次,但老魏家人热情诚恳的款待令”眼镜”至今念念不忘。 老何怕冷,就经常拉眼镜到家里下棋,通常是从中午杀到傍晚,直到老何的眼睛受不了了,就说,好,今天很好,很好,不枉了半天工夫……偶尔也留眼镜吃饭,在老何的小四合院里,眼镜吃到了回忆里味道最好的饺子,以及老何太太亲切的招待。 “眼镜”毕业已经工作了,离开定福皇庄已经一段时间了,近来很少回村参战。我问他现在有无对手,有无经常下棋? 他说:“没有时间……”眼神又回到了定福皇庄。

老何与老杨赌气儿 大伙都知道,老何特怕老婆 老何年轻时曾干过宰羊的活计,赚了点钱。 现在年纪大了,只好拉电动三轮车(当地人称“蹦的”)拉人赚点钱,养家糊口 对养病在家的老婆自然有一种特别的照顾,凡事都照顾着,不想让她担心。 据说老婆对老何有一个指标,就是一天要拉到30元。 于是老何在上半天就很努力,一般到中午就完成任务, 然后把车往小卖部一停,找人练棋。

但老天也是有脾气的,一到下雨雪的天气,活儿未免就有点难以预料 一次,直到天黑,也才拉到12元钱,除了买烟(一天一包山东老刀,雷打不动),就没有多少钱了,只得管老杨借了21元,回家交差了事 这么一来,倒被老杨抓住了把柄。 有一次,老杨被老何在棋盘上逼到了死角,急了,郑重地对老何说, 不好,老何,嫂夫人来了…… 老何一激灵,就频出昏招,就输了,起来才发现上了老杨一当, 悻悻地重新摆好棋,说,老杨这老家伙,不地道…… 老何不认识字,对“眼镜”送的棋谱就读不懂,也就妨碍了进步 但在面对咄咄逼人的老杨等人时,经常说,您别牛,我也是读过不少棋谱的…… 众人窃笑。 但老何的棋虽然有很多破绽,但强大的棋瘾也使他的棋老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步法出来,让你大吃一惊。 老杨就有过类似遭遇。

一天, 老何把车停好,从小卖部拿出棋来,却找不到对手。 那边,老杨可能刚喝完中午一顿酒,哼着小曲、摇摇摆摆地过来了。 老何说,老杨,来来,咱们玩一把。 老杨趁着酒意,说,老何吗?!再练三年去!别烦我…… 老何面子有点挂不住,拿出准备修车的100元钱,说,这样,老杨,咱们把钱交到(小卖部)老板哪儿,一盘过,谁赢了谁拿走! 老杨精神一振,恩?真的?老何? 很快就把钱掏出来,交到小卖部老板手上。 一般而言,老杨对老何输少赢多,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老何猜到红棋,“啪”的一声,立了个中路炮。 老杨不慌不忙应以屏风马。 大家一般很少在小卖部赌钱,人太多,有点不好意思。听说老何跟老杨赌钱,便呼的一下围了上来。 待到中局,老杨慢慢发现,今天的老何有点邪门。平日里的老何昏招频出,一般不用怎么费劲就能把比赛拿下,但今天不但算路精准,连老杨的弃车也不吃,反而在中路进炮配以横车,进攻得有声有色。

眼镜和老魏正好路过,听说老何与老杨赌气儿,不禁也过来观战。 过了半包烟时光,老杨的酒意慢慢散去,他发现自己居然只剩一马一卒一仕,而老何竟然有双炮双过河兵士象全。老杨的脸渐渐由红变绿,把棋盘一推,黯然认输。 从此,老杨再不跟老何赌钱。 聚散无定 转眼就要毕业了,同宿舍的、同班的人纷纷打听着关于工作的消息。谁谁要回家了,谁谁去某报社了,谁谁去找北京的亲戚了……即将毕业,除了将要离别的惆怅,大家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恐惧。 毕业的消息眼镜好象无动于衷,棋摊上仍然可见他微驼的身影,和紧陪着他每天三元一包的老刀烟。从城里招聘会回来的同学经过棋摊,不免近前看看眼镜在棋盘上的战况,完了拍拍眼镜的肩头,疲惫地走回学校去。

眼镜的家庭情况,同宿舍的人是几乎了解的:每月300元铁打不动地汇过来,眼镜一天三顿,晚饭才能打上一份带肉丝的菜,衣服是不买的,同学几年,很少见他买过多少衣服。对于眼镜的毕业去向,班长倒是问过一句:眼镜,快毕业了啊,你准备……眼镜一脸茫然的样子,班长不忍心问下去,只好暗中打听是否有合适的路子,希望有一天能让眼镜去参加企业的面试。 有一个东北的女生倒是对眼镜很好,经常过来宿舍拿眼镜的脏衣服去洗,偶尔也到棋摊上看看眼镜,时常为他泡上一盒“来一桶”,看眼镜低头吭哧吭哧地吃完,才回学校去。 春暖花开的皇庄很美,一片葱绿的树和麦地就在学校的门口,随风漂过的柳絮在空中漫步数公里才找到归宿,让人看着,心里一暖。 一天中午,老魏打开家里被敲响的门,不禁一楞,门前站着的竟然是眼镜。虽经多次邀请,眼镜始终不肯踏进老魏的家里,不知是腼腆,还是其他原因。 眼镜说,老魏,走,下棋去! 老魏说,好啊,在我家里下吧,来了正合适。 眼镜说,咱们还是去小卖部吧,热闹。 老魏于是匆匆穿上衣服,跟着眼镜来到小卖部,他觉着今天的眼镜有点古怪,琢磨不透,平时的眼镜,眼睛清澈得象一股泉水。 平时的棋赛,要数老魏、老杨、眼镜三个人之间的比赛最好看,三个人的水平相差不大,且奇招迭出,大家看得很是过瘾。现在老魏又跟眼镜干上了,大家纷纷停止了闲聊,围上来专心看棋。老杨端着燕京啤酒来了,老何索性把车子藏了起来,叫老婆和客人都找不到自己,好不受干扰地看棋。 大家有一个奇怪的预感,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同寻常,好象要出什么意外,却谁都说不出来。 眼镜作了个“承让”的手势,稳稳摆了个当头炮。 老魏循例回了一招上象。 象棋的“气”很重要,对棋势的判断更是重要,老魏的棋是守中带攻,稳重老辣;眼镜则相反,攻杀凌厉,经常是80%的兵力投入进攻,出其不意。 老魏惯常的做法是先挺住眼镜的进攻,再找对方的漏洞。而今天,老魏觉得压力特别大,眼镜的进攻几乎可以用水银泻地的方式形容,组合起来的兵力使一个车不象一个车,象一个带队的将军,一匹马则象奇兵,到处寻找机会,发发命中的炮弹则让自己防不胜防。 旁观的老杨则发现眼镜今天特别专注,盯着棋盘的双眼发绿,往常发烟的动作也没有了,跟旁观人等的逗笑也取消了,平时跟他一唱一和戏弄老魏的话也没有了,不禁有些郁闷。 刷刷刷,老魏飞快地输了三局!在皇庄,这不多见!大家的表情凝重,又在心中暗暗抒了一口气。 只见眼镜站起来,红着脸抱拳说,多谢各位老少爷们捧场,明天起我就要找工作去了,各位再见! 说完,就走了。从此,很少人在村里看到过眼镜,据说村里有个后生在公共车上曾遇到过眼镜,打扮得西装革履,差点认不出来。 ——完,谢谢观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