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通过对象棋大师的研究发现奥秘———

我们常常看到国际象棋大师接受“车轮大战”,他们在每张棋桌前只停留两三秒钟便下出棋子。他们为何下棋下得这么快、这么棒?据8月出版的《美国科学人》杂志封面文章报道,国际象棋高手相对初学者的优势是他们最初几秒的想法。这种快速、知识导向性的理解,有时称领悟,在其它领域的高手上也能看到。高手能想起他所下过的所有棋路,且通常瞬间就能找到最好的棋路。

国际象棋被认为是研究人类大脑思维理论的最佳试验田。

新生在技能上没有特别的优势,只有拥有巨大优势后才能算真正的专家,否则只能称之为平庸之辈。然而,一种优势一般很难衡量。过去20多年来,许多研究已经表明,职业操盘手并不比业余炒股人在投资方面更成功。一些专业领域,比如商业管理,其专业标准很难衡量,更不用说量化分析了。

然而,国际象棋方面的技巧却是可以被测量的,可以分组比赛,进行实验室测试,还可以在比赛现场进行快速观察,就可以知道棋艺水平的高低。而且,国际象棋较其它类似的比赛、运动和竞技活动更能衡量一个人的技能。其比分可以非常可靠地预测比赛结果。如果A胜过B200点,则A打败B的概率为75%。这种预测能断定此棋手是高手还是平庸之辈。俄罗斯下棋大师盖利·卡斯帕罗夫得了2812分,赢得了75%的比赛。比分还能让心理学家评估高手的表现如何,而不是名声的大小,并能跟踪其整个职业生涯的技能表现。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国际象棋的奇妙,可以蒙眼下棋,且下得十分准确,令人大为赞叹。正因为如此,国际象棋被认为是研究人类大脑思维理论的最佳试验田,被称作“认知科学的果蝇”。

心理学证据表明,象棋大师的技能是后天训练的结果,而不是天生的。

心理学家发现,相对于初学者来说,国际象棋大师的优势通常就在思考的最初几秒。在其他领域,人们也能发现这种能力。例如桥牌手能记住许多比赛中的牌,音乐家则能够记住很长的音节,电脑程序员能推出大量的代码。事实上,对特定领域特定事物的记忆是测量专长存在的标准。

通过让参加试验的人记住一盘棋,心理学家发现,初学者即使花30秒时间,一般也只能记住几个细节,而大师们只要看上几秒钟,就能把整个棋局记得非常清楚。这种差别体现了在某种特定形式方面的记忆能力,尤其是记忆棋局的能力。心理学家认为,这种特定的记忆能力肯定是后天训练的结果,因为在一般的记忆能力测验中,国际象棋大师并不比初学者表现得更好,与他们的空间记忆能力也没有关系。
事实上,大师们在做判断时,通常依靠的不是理性分析,而是自己所积累的特有的知识结构。曾有一名棋艺很差的初学者,经过9年训练后,成为了加拿大国际象棋大师。心理学家发现,他对棋局的分析能力并没有比从前进步多少,只是在记忆棋局和相关策略方面有了很大进步。

国际象棋大师为何只要看一眼棋盘,马上就能做出决定?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乔治·米勒曾在1956年提出了“记忆局限”理论,他在《魔法数字7———加2或者减2》一文中证明一个人只能同时想5~9件事情。但西蒙以大块头理论解释了棋艺高手的高超技能,他认为通过把信息元素“打包”成“大块头”,国际象棋大师们就可以超越这个局限。因为,通过这种方式,他们能访问5至9个“大块头”,而不是同样多的更小的细节。
以“Mary had a little lamb.(玛丽有只小羊羔。)”为例,在这句话中包含了多少个信息,取决于人们在语言方面的知识。对于那些只认识单词的人来说,这句话包含了5个信息;对于连单词都不认识,只认得字母的人来说,这句话则包含了多达18个信息。

对于国际象棋,初学者与大师之间也有这种差别。对初学者来说,在一个摆有20个棋子的棋盘上,可能包含了20多个信息,因为每个棋子都可以出现在不同位置。而国际象棋大师们则能把整个棋局分成约五六个“大块头”。西蒙估计,一名棋手要记住约5万~10万个这样的“大块头”信息才能达到大师水平。这样,他们只要看一眼,就可以回想起任何一个“大块头”信息,从而马上做出决定。
大师是可以“造”出来的,在任何领域成为大师,需要10年的艰苦努力。

所有专家理论表明,足够的努力是可以练就大师的。心理学家西蒙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心理学法则:10年法则。他指出,要在任何领域成为大师,一般需要大约10年的艰苦努力。就连高斯、莫扎特那样的神童,也需要付出相应的努力,他们只不过是因为比其他人起步得早,而且比其他人更加勤奋。

佛州大学的艾得森·爱立信认为,经验本身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努力学习”,即不断挑战自己的能力。这就是为何抱着极大热情的人花了无数时间来学习国际象棋、高尔夫或是某种乐器,但他们却永远只能停留在业余水平,而一名经过正确训练的学生,却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取得突破。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棋手参加国际大赛所花的时间,对技能的提升远不如努力学习的效果大。比赛的意义只是让棋手看到自己未来学习的不足。

尽管没有人能够预测谁将成为某个领域的大师,但一个真实的著名事例已经证明,“制造”一名大师是有可能的。一位匈牙利教育家曾在家中教3个女儿学国际象棋。他每天让女儿进行6个小时的训练,结果培养出了一名国际性大师和两名国内大师,这三位姐妹也成为历史上最厉害的国际象棋姐妹。其中,今年30岁的小女儿尤迪特·波尔加,目前世界排名第14。这位匈牙利教育家的试验证明了两件事情:一是国际象棋大师是可以培养出来的,二是女性也可以成为国际象棋大师。

研究发现技能不能转移

研究证实,一个方面的技能不能转移到另一方面。事实上,早在一个世纪前,美国心理学家爱德华·桑代克就首先发现了技能不能转移。桑代克当时就证明了对拉丁语的学习不会促进对英语的学习,而几何证明的能力也无法教人学会生活中的逻辑。

转自 北京科技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