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晚报报道】 南京的万启有酷爱下象棋,是民国时期的象棋国手。他一生以弈过活,以弈识友,以弈闻名,先后和谢侠逊、林弈仙、张观云、王浩然、罗天扬等名手较量过,战绩突出,有“常胜将军”的美称。这位象棋怪杰唯一的女儿万桂林现住在南京砂珠巷小区。昨天,已80岁高龄的万老太太向记者透露了许多关于父亲鲜为人知的趣事。

记者从有关资料中了解到,万启有出生于1895年。目前关于他的身世,有两种说法:一说他出生于经商家庭,年轻时行侠仗义。辛亥革命时,他曾两次捐资,家道因此中落,以致流落江湖,靠摆棋摊为生。另一种说法,万启有出生于手工业家庭,天资聪颖,七八岁时开始学象棋,10岁左右在街坊找不到对手。

记者就此询问了万桂林,她说,爷爷是做铜匠的。父亲自幼跟着爷爷学手艺谋生。可没想到父亲对铜匠活儿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整天沉迷于象棋中。有时爷爷要他去买东西,他也因看棋而忘记办事而常挨打。最后,爷爷看父亲实在无心学习铜匠手艺,也就不再逼迫他了。

据万桂林回忆:“我自记事起,就看着父亲在夫子庙文德桥北岸东侧庙前摆棋摊做生意。凡是来这里对弈的人都得付5分钱,中间摆上一条长5米的木板,可供8人自由组合对弈。由于父亲的棋艺较高,所以前来消遣的人们一般都不敢轻易和父亲下棋,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必输无疑。实际上,父亲也不愿和他们下,因为他们下棋输了以后大多只认输却不愿付钱。”

“爸爸平时在家没事,就喜欢研究残局。他经常将残局摆好,自己和自己下棋。看自己的左手赢,还是右手赢。自娱自乐。”万桂林开心地回忆说。

万桂林说,当时全国闻名的象棋名家谢侠逊从海外归来,跑遍了大江南北,所向披靡。他来到南京后却遇到了父亲万启有。两人决定在黄埔路上的“励志社”进行一场比赛。

“那天,谢侠逊头戴礼帽,西装笔挺,脚上皮鞋擦得锃亮,出入轿车接送。再看,父亲万启有,虽然换了一身新衣,但仍掩不住寒酸。结果,这样“差距”很大的两人,大战了三天之后,打成了平手。”万桂林说,“其实父亲当时考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大败谢侠逊,他一定恼羞成怒,而且可能会引起他的不快,而且他名气当时已经很大了,如果输了,面子上很难看的。与其这样,不如大家和气生财,结果两人打成平手。”

当时观看的人每个人得支付一文钱当门票。当时没有电视,为了便于现场的观众观看比赛,主办方还特意在墙上挂着一块面积达10平米的大木板,父亲和谢侠逊每走一步棋子,工作人员就拨动大木板上相应的棋子,让周围围观的人看个清楚。

万桂林回忆,她虽然不太清楚父亲的棋艺到底有多高,但经常有人到家里和父亲切磋棋艺。谢侠逊、罗天扬都来过。另外,还有一些专门来南京摆残局做生意的人,他们只要到南京也必到家中“拜访”。说起来是拜访,其实也就是打个招呼,希望父亲知道他们在哪里摆残局后,就别去“捣乱”,以免影响他们做生意。万桂林还向记者透露,父亲爱好象棋,但他除了认识象棋棋子上的“车、马、跑、象、将、帅”等字以外,其他什么字都不认识,几乎算是一个文盲。

每次,万启有见女儿万桂林跑来看他下棋,他就大声地嚷嚷道:“快回去写字吧,小丫头,在这儿看什么?!快走!”万桂林慌忙跑开了。原来,以万启有当时窘迫的经济情况,绝对不允许有孩子上学。可由于当时教育局的有关人士特喜欢下棋,经常派车接万启有过去对弈几天,万启有回来后,还可以拿到教育局人士打赏的几块大洋,父亲每次都乐呵呵地捧着大洋,哼着小曲儿回家来。也正是因为父亲和教育局的人有这层关系,万桂林念书从小学一直念到初二没花过一分钱学费。直到1943年万启有去世,16岁的万桂林从此辍学了。

“您父亲下棋这么厉害,您会下吗?”记者问。万桂林笑着说:“我只知道怎么走,但具体的门道,我根本不知道。父亲当时根本不让我学。在他看来,下象棋是男人家的事,女孩子家学象棋也没什么用,所以根本不让我学。有一次,我向他讨教下象棋的事,他笑着说,‘在下棋方面,我是大学生,你只是个小学生。我跟你讲,你也听不懂,我看你还是好好写字算了。’就这样,我再次错过了向父亲学象棋的机会。父亲在我16岁那年去世,他自己编的有关残局的东西也被送了人。”

据了解,目前80岁的万桂林居住在南京砂珠巷小区,安度晚年。小区的居民都很喜欢她,大家都笑称整天乐呵呵的万桂林是老顽童。“我没事做时就喜欢看看武侠、侦探小说,也爱看金陵晚报。空闲时还会和其他老人打打麻将,消磨时间。哈哈!”万桂林笑着说。

转自 华工象棋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