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十字街口一角终年摆着个擦鞋摊儿,摊主叫道儿,五年前从机械厂下岗,虽说手脚麻利功夫精湛,擦的皮鞋贼亮贼亮,但生意寥落,每天只有二三十元的收入。

 一天,来了个老头,挨着道儿的鞋摊儿摆了个棋摊。 道儿活不忙,不时地瞅一瞅这边的棋摊——棋摊总是人围得满满的,十分热闹。 小城每天总有这么一帮人到棋摊遛遛,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有暗暗记下棋局回家下苦功研究的。小城的一帮棋迷,都想破老头的棋局啦。 每当有人跟老头下棋,棋摊就围满了人,有大声支招的,有手支下巴痴迷地看着的,急切地希望出一个妙招就把老头给赢了……末了却总是一片“唉、唉”地叹气声:老头的棋局难破啦。

    半个月下来,没有人赢过老头一盘棋。这之后,慢慢就很少有人来下棋了。 道儿趁生意寥落的空儿过来瞅瞅,看着残局,呆呆的歪着头,一副研究的架势。 一天,道儿的生意好,心情也好,到下午三点的时候已经赚了五十元。看看少了顾客,道儿就过来要跟老头下几盘,原来道儿是机械厂的高手,一个十足的棋迷呢。老头笑而颔首。这一下道儿就连输十盘,一盘五元,一下子就把辛辛苦苦赚的五十元输光了,心里十分沮丧。回家路上却一直在想,有两盘自己差一点就赢了。

 第二天,一帮棋迷又来了,围着棋摊指指划划,讨论棋局,就是没人敢下。道儿也放下鞋摊走过来加入对棋局的讨论。道儿说这一盘“带子入朝”的残局第三步该走这儿,有人说该走那儿,“不,我昨天就是走那儿输掉的……”各执其理,互不相让。这时不知道谁说了,要不你们两下一下,谁赢了每盘给老头一元。 这一下,道儿连赢三盘,虽然中间有两步下错了,可对方没发现。 人群里有人不服,嚷嚷着要跟道儿下,道儿也不怕——先输了一盘,第二第三盘道儿赢了,第四盘输了,第五盘道儿又赢了…… 看久了大家都知道道儿也就这水平,都不服他,要跟他见个高下。这一天下来,道儿共下了三十盘棋,赢了二十三盘,输了七盘,一合计赢了八十元,除去给老头三十元外,净得五十元。这不,昨天的损失又拿回来了。

  翌日一早,道儿刚放下鞋摊就奔老头的棋摊,这边早有一帮人等着了。只见道儿是“啊哟,啊哟”声不断,大腿上“啪、啪”的一下比一下响,人群中不时发出哈哈的笑声……有一个跟道儿下了五盘赢一盘,钱是输了,人却很高兴:我把道儿给赢了! 一天下来道儿整个手掌拍得红红的,按理说也输了不少吧,可一清点却净赢了一百元。 这之后,道儿有所悟,每天往棋摊一站就有很多人找他下……慢慢得道儿成了棋摊的主角儿,每天都能赚到一百多元。可谓生意红火。

 有人私下问老头,道儿的水平到底怎么样?老头说,自己可以让他二个马,也就比小城的那帮棋迷高那么一截吧。 可老头却无奈地成了看摊的角儿,靠着道儿一盘一元的钱度日。 这边的鞋摊怎么办呢?不能丢啊。道儿也有办法,教给老头几个要领,老头应付着,慢慢地老头的皮鞋擦得不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