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象棋是平淡的,也是通俗易懂的、平易近人的。千百年来,它深受人们的青睐和喜好,并乐此不疲,长盛不衰。从初学蒙童到年逾古稀,从平民百姓到达官贵人,只要知道车走直、马跳日、炮打隔子象飞田,也就是能走上几步的,那么他们最大的快事莫过于端坐棋抨一展身手,或在一旁观战为弈者“指点迷津”。所以中国象棋是大众化的艺术。然而,中国象棋又是深奥的, 也是博大精深、易学难成的,它的深沉奥秘的意蕴需要用道家的“抱一”、佛家的“禅定”去理解、去感悟。因为中国象棋本来就是中华神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象棋是抒情的,每一则精美对局都曲折地反映出弈者的怀抱、秉斌和情操,抒发着棋手的喜怒哀愁等种种情感。因此,它是抽象的,又是具体的。它是神秘的,又是有迹可寻的;它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它是思维,又是物质;它有定理而无定法。
     中国象棋是有气息流注的,一则优秀的对局谱就是一首美妙动听的乐曲、一段精彩的舞蹈。它是无声 的音乐、心灵的舞蹈,它能引起弈者与观赏者之间的共鸣、感应。
   

中国象棋陈述的是中国人的“易”、“不易”、“生生不已”的生命感悟或体脸,在根源处,我们触摸到了我们心灵跳动的同一节律。
    学习、研究中国象棋不能孤立地仅仅从表象去认识,必须把它置于几千年来中国人的生命历程之中去认识, 这时你会觉得中国象棋的布局、招法都是活脱脱的、有生命的、是和你靠得又近离得又远的精灵。                    
    对弈是一项高思维的精神活动,它需要抽象理性的分析、塑造,这种抽象的理性,是通过人的脑细胞的一系列活动所得,是人的精神的一种寄寓、宣泄、倾注。那么在象棋对弈中如何更完美地表现出这种特殊的思想活动过程呢?我以为不仅要加强对技法的认识、总结和掌握,还要做到在思维中对道的体会认知。
    象棋对弈过程中,思维活动对技法的思考形式是摆在首要位置的,没有正确的技法指导是难以达到高水准的。所谓技法既是一种模式、规范,具有某种技能的共性和标准。象棋的布局、残局定式均属技法范畴,当然技法还包含在对弈过程中要求每个棋手必须遵循的法则、规律。总之,技法是一代又一代人通 过逐步地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探索、创新所总结而来, 它必须通过严格而又枯操乏味的训练得以掌握,在训练中达到对其正确的认识、理解、融会贯通,使之能心不厌精、手不忘熟,通过心手二者完美结合,使技能更好地体现出来。
    技法是一种实用效应,因此可以说技法贯穿于象棋对弈过程的始终,但是由于技的规范和严慎,往往会带来对思维活动的束缚作用。如果看过巴西足球的都会感到巴西足球是技术型的,但它给人的享受又不只是一种实用技术表现,而是一种艺术享受。如绿茵场上的桑巴舞,这已不是从技术自身得到的精神享受。而是技术得到了升华、得到了解放,这种技术的解放,在表现过程中、在思维形式中不受纯技法的限制、束缚。等到你所书握的技术能熟到不受心手的限制时,对道的认识探索是不可缺少的。
    什么是道呢?道于技更进一层,道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存在于自然物体运动中的普遍和特殊规律;二是指人们对子这种客观规律的体会认知,包括人的主观能动的伟大作用。道主要是指这种认识成果,象棋中的道在于更深刻表现对技的普遍和特殊规律的全面深刻理解、把握和运用。这种道的作用,是使技术对心的制约消除,使技得到升华,成为无所束缚的精神游戏。道于技是不可分割的,是一个前进过程中的两个加油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