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故乡,只要不是农忙季节,随便往街头走走,便会看到乡人下棋的情景,这在乡村,完全可以称作一道风景。

摆开棋盘,下棋人便如临战场,几乎调动了所有的情感。下到妙处,赢者如同得了荆州,洋洋得意,时不时还会打个趣,逗得对方哭笑不得。输者手抓棋子,半天走不了一步,抓耳搔腮,屁股如坐针毡来回移动。眼睛盯着棋盘,总盼望有一丝生机。有时候,偶得一步,绝处逢生,那种滋味,真像戏中唱的那样,仿佛是小猫娃添着脊梁沟。脸上顿时多云转晴。下到棋瘾一来,天打五雷也不会拽动一步。有时候下久了日过午时,老婆唤他吃饭,见棋者目不转睛,火气便上来,大吼一声:“吃不吃了。”棋者头也不回抓住棋子说:“咋吃哩,两马看得死死的,吃了不给踩了才怪。”闹得老婆一脚把棋盘踢得满街飞才算了账。回到家中还埋怨说:“几十岁人了迷到棋子上,那能治饥治渴?”棋者往往一笑说:“嘻,美着哩。不光治饥治渴,还治痒哩。”

下棋,有时候会把人下迷。我的一个邻居,下了半天棋,晚上发呓症,拽住老婆的鼻子说:“将!”老婆从梦中被拽醒,“叭”地一声将他的手一打说:“将你娘那脚。”结果两口子打得人仰马翻。打归打,闹归闹,棋瘾是打不掉的。第二天照样蹲在棋盘前下得云天雾地。乡人下棋,不像城里比赛正规,下错步,往往有悔棋者。悔棋时,如果对方愿意,是没有口角的,往往一笑了之。如果对方不依,俩人便要发生口角,有时候,争吵急了,还会动手脚。不过,下棋人是不记仇的。棋盘一摆,就是骂两声打两下也不会计较。

乡里人,多的是一种厚道,下棋是一种乐趣。我想,老祖宗传下的这种东西一定会是为后人解闷开心的。试想,在乡村,特别是远离城市的乡村,乡人们大概追求的就是这种乡趣吧。 

文章转自网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