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裕和”慢国手”张锦荣的俩世情仇

七省棋王周德裕和”慢国手”张锦荣的俩世情仇话说那民国时“淮扬三杰”之一的周焕文,在和“慢国手”张锦荣斗棋失败,矢志“复仇”,培养儿子周德裕成为名噪一时的“七省棋王”,于是,有了以下这段被现代弈林传诵的逸话。呵
,可能有些看官因为不甚了解周焕文其人,而一头雾水吧,那么,请看下文…

周德裕之父周焕文简介

周焕文,字少莱,扬州人,出生于清光绪年间,是颇有名气的中医师。爱好并精通象棋,是晚清至民国早期江南的名棋手。在上世纪末的江都城,是继索万年、杨健庭之后的“扬州象棋第一手”,和民国初期来扬州落户的王浩然及稍后崛起的张锦荣,并称“淮扬三杰”。

早期的周焕文,弈棋喜欢用炮。据说,青壮年时,他执先大都以当头炮进攻,后手时亦还以顺炮或列炮。除非是老对手,才有改用起兵、进马或飞象等局法的。但自民国早期,受各地棋手各种开局的影响,先手喜用进兵、飞象开局。为此,贾题韬先生说周的行棋风格是“冲和淡远”,别具风格。他被激和张锦荣斗棋,因两次输棋而无脸留在江都才“烟花三月离扬州”的。

烟花三月离扬州——周德裕之父负气出走

说起“淮扬三杰”,起初只有周焕文一人,这可从有些棋书的提法——“清末民初,周焕文为扬州第一手”看出。由于周有医生身份,且为人热忱,在扬州棋坛很受人敬重。不久,镇江名棋手王浩然来扬州落户,在棋茶楼等处,击败了众多二三流棋手,自然会和周焕文较艺。虽然王多胜几局,但王为人比较谦和,从不自夸棋艺,有时乃至推崇周焕文的棋艺。因此,民国早年,扬州棋坛一度双雄并峙,倒也相安无事。下附周、王的一个对局片断,选自名局选《江南风影》。周以仙人指路开局,王以对兵相应,纠缠至第18回合,黑方已反先。而周换文不愧是“扬州第一手”,以精湛的功夫抵御,终至成和,着法如下:

兵六进一炮7平5 士六进五将5平6 兵七进一车6进7

车八平五炮5平7 帅五平六马5进3 马九退七炮7进5

帅六进一炮7退1 车五平三炮7平9 帅六退一炮9进1

帅六进一车6退2 相五退三马3退1

……以后局势逐渐缓解,终于弈和。当周焕文和王浩然棋名甚炽时,另一较年轻的棋手张锦荣在扬州棋坛冒了出来。据传,张因十分倾慕王浩然的神马功夫,曾认王为师,仅二年,棋艺已和周、王大致持平。

张锦荣出身于市井,很聪明,整天混迹茶馆澡堂,对于斗虫、玩鸟、骰子、骨牌、麻将等无所不精。他除了在扬州,也常去镇江、常州、无锡、苏州、上海等地弈棋。在谈及扬州名手时。人们总是称赞周焕文,张对此十分不服气,自忖棋艺已成熟,绝对可和周换文角逐。但因乃师王浩然比较谦和,张不便向周公开挑战。

据截,周换文和张锦荣较艺共有两次,一次在王去上海向林弈仙挑战时,时间大约在1916年左右;又一次在王去北平和孟文轩比赛期间。

约1916年,王浩然赴沪向当时有“无敌中炮”之称的林弈仙挑战。张趁此时机,在扬州棋坛放出风声,要与周焕文十局决战。周起初不愿,但禁不住一再邀约,在做了充分准备后,决定应战。于是一场炮、马之争在教场的茶楼展开。也许是周自视甚高,也许是张的慢功夫和棋艺确实厉害,尽管周花了力气,还是小输一局。

1919年,王浩然应富商李律阁之邀,赴北平和那里的第一手孟文轩较艺。张锦荣又一次在扬州的棋茶馆放出风声:要和周焕文“让先”决战。由于气势逼人,周焕文不顾年事已高,愤而应战,结果既因沉不住气而弈不出好棋,又因张锦荣的棋艺确实细腻且行棋缓慢,结果竟以二胜四负四和而负!

这一输输得周焕文从此不想去茶楼和张宅,因为他怕那里的棋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可是一个棋手要想不和棋友打交道,是比较困难的。周也曾想约张再战,但若翻不过来,则更加难以见人。于是,他想到了督促儿子德格学好棋艺,将来由他去和张决战。恰在此时,周的兄长从上海来信,约他去上海作客,于是周焕文于“烟花三月”之际离开了扬州,在上海广益善堂行医。

经过这一战,张锦荣的名声一下子高涨起来,“淮扬三杰”的誉称也不胜而走了。

(三)沪上旧事

从本质上说,周焕文是一个棋人,这不仅因为周的棋名大于医名,更因为医生的职业,只是他作为棋人的生活基础。二十年代初,周焕文来到上海后,先在大东门的广益善堂坐堂应诊,站住脚跟。周又很快以四美轩茶室作为主战场,而且他根据医业的特点和棋界的规律,上午坐堂门诊,下午在茶楼以棋应客,晚上则以教子学棋为主。

周焕文的性格,十分较真。他和张锦荣斗棋失败后,本想再战“复仇”,但考虑到张比自己年轻十多岁,要翻身实在困难,为此将希望放在儿子德裕和德广的身上。尤其对德裕,课艺极严,期望亦高期望其将来能为乃父报却棋坛上的一箭之仇,不但要德裕继续熟悉各种棋谱,并且还亲自对其面试。他要求德裕每天弈棋三局以上,如果达不到,要继续再弈。他还明确告诉德裕习艺有两个目的,近期目标是击败张锦荣,远期目标是称霸华东乃至全国。周焕文认为以自己的棋艺和认真督促,加上德格较高的天赋条件,达到近期目标,完全可以做到。据《周家父子兵》载:周德裕练到相当水平后,便跃跃欲试,拟公开向张锦荣挑战,但周焕文认为还不可,并对儿子德裕提出目标——父子对弈一百局,如德裕能净胜半数以上,才同意他向张锦荣挑战。当第一个一百局后,儿子德裕未能达到目标,于是公开向张锦荣挑战的事暂且退后.为了进一步提高儿子德裕的棋艺,周焕文不但用重金请高手到家与周德裕“熬棋骨”.并鼓励德裕外出弈游,到杭州、上海等地磨炼。

周换文到上海与谢使逊结为至交。一起为棋艺资料的搜集、整理和刊行,做出不少贡献.1928年,当棋界人士以游戏性质在报上发表成立“象棋总司令部”并推举谢氏为“棋坛总司令”,这一创议得到东南各地棋手的拥护。谢氏在就任“棋坛总司令”时,原考虑委任周焕文为“陆、海、空三军前敌总指挥”,不料周焕文因对败于与他齐名的张锦荣一事始终放不下,积愤成疾,先一步离世.临终前,将儿子德裕托谢氏照应,谢氏为此十分伤感,如失左右手,作了一首挽联以纪念:

双龙斗角,两虎后牙,放眼看山河,等是棋争一着,每当风雪残效,马迹车全,更得何人能对垒。

潮咽沪光,风凄开水,抚怀数着旧,谁知梦隔重泉,犹幸箕裘克绍,笔歌墨舞,依然拥我独登坛。

为父报仇

二十年代后期,周德裕精研当头炮局,棋艺突飞猛进.四处征战,各地一流名手和之对局大都多负几局,自感水平已不在张锦荣之下后,公开向张锦荣挑战!

据载:第一次二十局在扬州举行,周德裕胜,第二次二十局在十二圩进行,也是周德裕胜,第三次三十局仍是周德裕胜,总共七十局棋,周德格净胜十四局。

周德裕终于替父亲出了一口冤气。俩世的恩仇就此了结…..

注;编摘《象棋近代国手名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