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不仅喜欢下棋,而且有棋瘾。抗美援朝期间,作为志愿军总司令的彭德怀百忙中也不忘下棋,常常在吃过饭的间隙找人下棋,有时找不到人,他就会不辞劳苦地走出指挥所所在的村落去找人下棋。但这并不影响彭德怀指挥打仗,相反还能缓解打仗给彭德怀带来的精神压力,激发指挥仗的灵感.

    

  解放战争期间,彭德怀被任命为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负责保卫中央的重任,并直接指挥西北战场作战。1947年10月,在我军发起清涧战役前夕,彭德怀的棋瘾又来了,他找来警卫员小赵陪他下棋,在作战室憋了两天的彭德怀通过下棋终于找到了克敌制胜的方法。彭德怀的“马”活蹦乱跳,“炮”也跟着“马”屁股打,“车”也横冲直撞的,一下子就走了好几步“妙棋”。下到中盘时,彭德怀又冷不防打了小赵一个“闷棍”。这时只见彭德怀双手一拍大腿,猛地站立起来,口里还喊道:“咳!瞧我把廖昂这龟儿子逮住了!”小赵和围观的战士见状都愣住了,今天首长怎么突然冒出个“龟儿子廖昂”来?几天后,大家终于明白了,彭德怀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在接下来的清涧战役中,全歼国民党胡宗南整编第76师8000余人,其师长就是廖昂,而且廖昂果真如几天前彭德怀下棋时预言的那样,被俘虏了。

  平时,彭德怀下棋的“高招”就是悔棋,而且是在一场棋中多次悔棋,这的确帮助彭德怀赢了不少棋,当然这也体现了彭德怀做事认真,追求尽善尽美的一种精神。早在延安时期,他的这个嗜好就被许多人所熟知。警卫班副班长赵贵堂有很高的棋艺,下棋时赵贵堂常使用什么“卧槽马”,“海底捞月”,搞不好还会来个“打闷棍”,所以,许多人都败在他的面前。但彭德怀与他对弈,结果常常是打个平手,有时候彭德怀还能赢棋,用警卫战士的话说:彭老总是多次悔棋悔赢的。

  常与彭德怀下棋的有朱德、任弼时、黄克诚、陈赓等人。在延安,彭德怀住在杨家岭,曾与任弼时为邻。午后休息时间,彭德怀常向任弼时挑战说:“你敢耍上门来,岂能容你!”任弼时听后毫不怯阵,跟着就打进门来挑战。旋即就铺好棋盘开始厮杀,双方都是那么聚精会神,思考着每一步棋路,小心翼翼地盘算对方。为了一兵一卒的得失或因一着不慎走错棋子,彭德怀就又开始悔棋了,为此双方竞抢来夺去,争执很久。对此,彭德怀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下棋中的胜负,并不具有什么原则性的意义,胜败乃兵家常事,但争取赢的认真态度,顽强坚持的精神却是不可少的,这反映人们的意志和毅力,同时又是对人们战胜困难,克敌制胜的一种锻炼。

  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保存着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它生动地记录了朱德与彭德怀在棋盘上厮杀的情景。1953年秋的一天,风和日丽,气候宜人。朱德邀请刚从朝鲜战场凯旋不久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及邓小平等几位四川老乡一同去十三陵郊游。一路上,朱德与彭德怀走在最后边,突然,朱德立住了脚,意味深长地望着彭德怀说:“摆么?”彭德怀立即表示同意。旁人都弄不清楚他们二人到底在说什么,更不清楚他俩停下来将要干些什么。还是长期在两位首长身边工作的卫士们能理解他们的暗语。于是,行军床支起来了,象棋摆在上面,床的两边也各安放好了一个马扎,二人又开始了厮杀。正在远处的邓小平走过来,背着手、不言不语地站在一旁观阵,随行的林默涵按动快门,留下了这幅情趣盎然的照片,并题为“朱德彭德怀相持不下,小平同志观战不语。”

解放后,有一段时间彭德怀也住进了中南海,节假日里他经常与朱德在棋盘上一见高低,有时候朱德工作忙,彭德怀棋瘾“发作”,就只能临时在警卫员中“物色”一个。有一个警卫员叫景希珍,开始与彭德怀下棋时,彭德怀常常让他一个车一个炮的,后来小景棋艺水平提高了,一次,他马上就可以战胜彭德怀了,这时彭德怀又提出悔棋。从没有赢过棋的小景当然不干了,二人开始了激烈的争吵,争吵声惊动了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浦安修赶紧出来担当了一次“和事佬”,才算平息了这场风波。

  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受到错误的批判。1959年9月30日,彭德怀离开中南海永福堂,搬到颐和园东约二里的挂甲屯吴家花园。这段时间很少有人来看望彭德怀,只有住在玉泉山的朱德偶尔来到这里,二人坐到棋盘前,通过下棋来宣泄被压抑的情绪。朱德和彭德怀性格不一样,连他们吃对方棋子的作风都不一样,朱德吃子时总是先用自己的棋子将对方的棋子扫开,然后用手把棋子拣出棋盘,像展览战利品一样把缴获的棋子排开一溜儿。彭德怀则不然,他吃子时的架势和他的脾气一样吓人,则是“砰”的一声,把自己的棋子砸在对方的棋子上面,然后从棋子下面把吃掉的棋子弹出来,丢在一边,“俘虏”的棋子狼藉一片,好像毫不在意他的战绩一样。如果碰到彭德怀悔棋时,朱德就会非常敏感地抓住彭德怀的手腕,眼睛瞪得滚圆,声音洪亮地喊道:“不能赖棋,放下。”彭德怀则直着脖子吼道:“你是偷吃,不算。”朱德也喊道:“难道还要在走棋前,先给你发表一个声明嘛!”争吵声中,二人常常从上午鏖战到黄昏日落时分。临分别,朱德上汽车时,脸上虽笑容荡漾,嘴上还硬邦邦地说:“下次决不手软,杀你三百盘,有你好果果吃。”

  抗美援朝时,为了调节紧张、单调的战争生活,陈赓也常常同彭德怀下棋。陈赓棋艺不高,与彭德怀相比那真是差远了,陈赓与彭德怀下棋就是逗彭德怀一乐,调节一下战时的紧张气氛。所以,每次棋局开始不长时间,陈赓便被彭德怀将了军,不久,便向彭德怀举手投降了,这一幕常常逗得彭德怀仰脸直笑,平时能看见彭德怀笑实在是一件难事。在场的记者们立即把这难得的一笑拍了下来,而彭德怀平时就不大喜欢照相,他会马上敛起笑容,扭头就走,并说:“有什么好照的。”记者们对陈赓说:“我们跟了他3天,他就是躲着不让照。”陈赓对记者说:“没问题,我保证让你照上。”记者们又说:“见彭总笑真是件十分难的事,所以最好能叫他笑。”吃过饭后,陈赓拉上几位志愿军领导,围住彭德怀,对彭德怀说:“我们照张合影,作个纪念。”彭德怀看看老战友,只好答应,可就是不肯笑。摄影师有点着急,直看陈赓。陈赓不慌不忙地说:“有一年,我在上海照相,照完一看模模糊糊,我问老板,怎么照成这个样子?老板说,你长得什么样,照出来就什么样!我就说:哦,原来我长得模糊啊!”彭德怀一听,咧嘴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