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鸿沟与“楚河汉界”

“鸿沟只道万夫雄,云梦何销武士功;
九死不分天下鼎,一生还负室前钟;”

翻开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郑州荥阳的鸿沟,是个有故事、值得回味的地方。走进荥阳的广武,你随便问及当地老少,他们都能对鸿沟的来龙去脉说上几个典故,尤其大家会不约而同地向你炫耀:中国象棋棋盘上的“楚河汉界”指的就是鸿沟。抚今追昔,发现那些曾经炫目甚至改变了历史的伟大人物,那
些发生在这里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依然清晰地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鸿沟的历史

如果追溯鸿沟的历史,就不可回避战国中期的魏国。春秋时期,晋国非常强大,但随着国内大臣的势力增强,晋国几经动荡,直到战国初期,晋国就分成了韩、赵、魏三个国家。

据史料记载,魏国是韩、赵、魏三国中最早发展起来的国家,它最早的势力范围在山西南部和陕西东部,随着势力的扩张,魏国在黄河南岸,今天的延津、原阳、开封一带获取了大片的土地。这样魏国的疆域就有了东西两部分,中间被韩国和赵国隔开,就像今天的美国国土被加拿大分开一样。

到了公元前339年,魏国又把都城从山西的夏县一带迁到今天的开封。既然疆域被分为东西两个部分,那就要有一个连接的通道。于是,当时的鸿沟就起到了连接魏国疆土的重要作用。它当时并不是今天我们见到的这个样子,而是一条灌满渠水宽宽的河道。

只能先有通道,才能迁都,所以鸿沟的开凿应该在魏国迁都开封之前。公元前361年,魏国投入大量人力,在荥阳县北的黄河南岸开凿水渠,将黄河水引入,一是作为运河,作运输粮草物资之用,二是作为水利工程,灌溉土地。

关于开凿的水渠叫什么名字,史书中的说法各有不同。《竹书纪年》称“大沟”;《史记·河渠书》称“鸿沟”;《汉书·地理志》称“狼汤渠”;《后汉书·郡国志》称“鸿沟水”;《水经》称“蒗荡渠”、“渠”;《水经注》称:“蒗荡渠”、“渠水”。

魏国迁都开封那年,也就是公元前339年,魏国引鸿沟的水向东而去,把“大沟”运河延伸到开封城北,然后又绕过开封城东,折南而行,经杞县、太康,在今天周口淮阳境内注入颍河,再经颍河下流注入淮河,这才是历史上有名的鸿沟。它的开凿,不仅使济河、淮河和黄河互相贯通,构成了鸿沟运河系统,还灌溉了大面积的农田,形成了鸿河流域农业丰产区。

这就是曾经为魏国创造了荣耀、后来又把魏国冲得一塌糊涂的鸿沟。据记载,公元前228年,秦国攻打魏国,久攻不下之际,秦国用魏国人开凿的鸿沟把黄河水引入开封城,使开封城不攻自破。

今天的鸿沟已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它变成了一条宽800米、深200米的山涧,涧内有鸿沟村,西边是汉王城,东边为霸王城。

关于敖仓,史料记载:历史上的敖仓地处今汜水镇口子村以东、王村镇以北的广武山及山南的广武原一带。商朝时期,这里的农作物已有禾、黍、麦、稷等品种,物产丰富,具有优越的生存条件。为此,商朝“帝仲丁迁于嚣(敖)”。至秦朝,秦始皇在敖城东建一粮仓,俗称敖仓。有田种,有粮仓,有水运,倘若没有战争,我们可以想象这里百姓的日子过得应该是很惬意的。

“楚汉相争,鸿沟为界”

公元前205年夏,项羽在彭城(今江苏徐州)大败汉军,刘邦退到荥阳,楚军乘胜追击,在荥阳一带互相攻伐相持长达两年之久。

公元前204年,楚军包围了荥阳,刘邦感到形势危急,向项羽求和。项羽听从谋士范增的计策,拒绝汉军的讲和要求,并决定乘胜追击。刘邦虽然势单兵弱,但却是个非常善于用人之人,他接受了谋士陈平的建议,对楚军实行反间计,设法离间项羽和范增的关系。项羽是个有勇无谋之人,不知其中有诈,果然对范增生出疑心,中了离间计,把范增逐出军中。当时已75岁高龄的范增蒙受不白之冤,含恨离开,病死在回家途中。失去谋士的项羽从此多次贻误战机,在战略上节节失利。

由于当时楚军士气正旺,对荥阳加紧围攻,汉军的处境十分危急。相貌酷似刘邦的大将纪信为解汉王安危,决定牺牲自己,他建议刘邦逃走。在陈平的劝说下,刘邦深被纪信之举所感动,于是纪信穿上汉王服,乘汉王车扮汉王出荥阳东门诈降,刘邦则趁机从西门出逃至成皋。项羽发现上当后即焚了纪信,攻破成皋。郑州的城隍庙至今供奉着纪信,以纪念这位舍生取义的大将。刘邦带人从成皋逃出后,北渡黄河,军至修武,得到韩信的援助,势力慢慢壮大起来。他接受以往教训,决定采取深沟高垒和项羽作持久战,以消耗楚军的有生力量。

秋天,项羽率兵东进开封、商丘一带作战,留部将曹咎守住成皋这个战略要地,同时再三叮嘱,无论如何都要避免与汉军交锋。汉军得知情报后,多次到城下叫阵谩骂,岂料曹咎也是个无谋之人,他不堪羞辱,怒而率部出城,欲渡过汜水与汉军作战。当船至河中时被汉军突袭而败,曹咎后悔不迭,自知无颜见项羽而自杀身亡。刘邦复取成皋后,在广武屯兵,并取敖仓之粮作为军用。

楚汉双方经过多次拉锯战之后,项羽在广武攻城,刘邦闭城不出。由于楚军粮食缺乏不利久战,求胜心切的项羽便把刘邦的父亲抓来,拉至广武山(今霸王城)上,隔涧要挟刘邦说:“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意思是说,你若不马上投降,我就把你父亲给煮了。刘邦故作镇静说:“吾与汝俱北面受命于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尔翁,幸分我一杯羹”。(当初我与你共同反秦,在怀王面前结为弟兄,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如果你要煮咱们的父亲,别忘了给我一碗肉汤)简直是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项羽恼羞成怒要杀刘太公,后被手下劝住。这就是“分一杯羹”这个典故的由来。

此后不久,刘邦兵分两路,一路仍在荥阳同项羽相持,一路派大将韩信抄楚军后路,占领河北、山东一带。从此汉军有了更为巩固的后方,关中的萧何更是源源不断地运来兵员、粮饷。而此时项羽则补给困难,危机四伏,双方形势逐渐发生逆转,强大的楚军危机四伏,原本不敌楚军的汉军则日渐强大。

公元前202年秋,楚军粮尽,无奈之下与汉军讲和,双方约定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楚汉相争,鸿沟为界”故事。

那么,无法逾越的鸿沟又是何时“跳”上中国象棋棋盘的呢?

中国象棋相传为周武王所创,后经由战国时代的博戏演变而来。南北朝时,北周武帝擅长象棋,并撰《象径》,使中国象棋逐渐流行起来。唐代,中国象棋发生变革,已分为将、马、车、卒四个兵种。而直到宋代,中国象棋才基本定型,相应增加了炮、士和象。宋代陈元靓在《事林广记》中记载着目前所能看到的最早的中国象棋谱,这时“楚河汉界”已经出现,比西方15世纪出现的最早的国际象棋谱早了200多年。由于汉军身着红装,楚军身披黑袍,因此直至今天仍有“红先黑后”之说。

站在城巅,当初那种旌旗猎猎、战马嘶鸣的肃杀早已灰飞烟灭,隔涧望去,遥遥相对的霸王城遗址只有断壁残垣。曾经波涛汹涌的鸿沟早已没有了水。古人曾苦苦相夺的城池,也早已离我们远去。而鸿沟的故事,却将和棋盘上“楚河汉界”一样,永不会为时光所磨灭。

摘自荥阳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