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点评六十年代象棋七大名手

十多年前(一九六四)我曾应《新晚报》之请,在她主办的“专题讲座”中,主讲《解放后中国象棋的发展》这一专题。记得当时是借用大会堂的场所,演讲未开始就挤满了人,后来者许多不得其门而入,对“主办人”《新晚报》颇有怨言,埋怨她租的会场座位太少。其实并非《新晚报》做的准备工夫不够,更非我讲得精采,而是香港的棋迷实在太多,远远超乎我们的估计。
  
最近我在《良夜》写《棋人棋事》,有几位棋友来函,问及当年我这个专题讲演的内容(因当时我没工夫整理,讲辞迄今未曾发表)。他们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在那次讲述中,我曾谈及七位名棋手的棋风,每人的棋风以一句诗作为评浯,他们听人说过,但说的人也记不齐全,希望我在这个专栏中写出来。
  读者有命,不敢违背,谨依所嘱,一一道来。

  第一位是杨官磷,他的棋艺是全面发展的,尤以残局最为擅长,“功夫”可说是几乎到达了炉火纯青之境。他是在棋坛享誉最久的“老冠军”,无须详细介绍了。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要从平淡见奇功。
  
第二位是王嘉良,他有“关东悍将”之称,搏杀的勇猛,环顾棋坛,迄今尚无人能出其右。他的对局往往演出惊险绝伦的局面,令人叹为观止。站在棋迷立场,看他的对局是最为“过瘾”的。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位是胡荣华,他最拿手的本领是把盘面的变化弄得非常复杂,虚虚实实,迷惑敌方。记得他第一次夺得全国冠军时,就是用这个战略打败杨官磷的。该局他先弃一马,让杨官磷背上“包袱”,于是他从容夺取先手。假如杨官磷见机,及早弃回一子,仍可成和。但因胡是初次“出道”,杨是“老将”,未知胡的厉害,以为可以倚仗“棋底”,化解对方的“先手”,多一子就可稳胜,因此不肯把既得的利益抛弃,结果就着了胡的道儿,失了冠军宝座。
  胡荣华是十四届全国冠军,他的对局,相信棋友看过的很多,亦无须我再介绍了。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位是何顺安,他本有“华东之虎”的外号,但后期棋风一变,变为以绵密见长。在第五届全国棋赛(一九六零)中,王嘉良碰上他,用新创的后手归心马应中炮过河车开局法与他激战,结果给他用刚中带柔的战法破了。“何顺安巧破归心马”,传为棋坛佳话(见本辑《归心马战术的新发展》一文)。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绵里藏针不露锋。
 
 第五位是李义庭,他曾在五十年代与杨王并称棋坛三杰,最擅长用马,相信香港的棋友对他也是很熟悉的了。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天马行空矫若龙。
  
第六位是孟立国,是在东北名气仅次于王嘉良的棋手。棋风也是以搏杀见长,最擅长破象入局。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降龙伏象闯九宫。
  
第七位是刘忆慈,他的“仙人指路”曾在好几次全国比赛中创出佳绩。
  他的棋风我认为是:仙人指路气如虹。
  
近年新手辈出,但有特殊的个人风格的,似乎尚未发现。当然在这些新人中,将来一定会有人成为一派宗师的,但恐怕还要假以时日,才能形成。巩固与发展。
  “要从平淡见奇功,无限风光在险峰,乱云飞渡仍从容,绵里藏针不露锋,天马行空矫若龙,降龙伏象闯九宫,仙人指路气如虹……”有人说像一首七言长诗,我希望这首七言长诗能继续写下去。

摘自梁羽生(笔花六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