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司令登坛拜将,通电引爆象棋南北战争

1927年,名记者费绵钦拟一篇《滑稽总司令部职员姓氏表》,刊载于上海《时事新报》,首推当时在棋坛享有盛誉的谢侠逊先生为“棋坛总司令”。翌年,谢发表了《滑稽通电》,宣告就职总司令,登坛点将。通电为一篇四六文章,卷首写道:“满天烽火,遍地荆榛。入林无可避之山,乘桴无可浮之海。纹揪半局,无妨作世外逍遥;风雨一杯,亦可消胸中垒块。用集今时英俊,组织斯坛;还期当代高明,参加是会。”

    在谢所列的点将名单中,有陆战队总指挥周德裕、海战队总指挥林弈仙以及军长王浩然、关春林、万启有、张锦荣、邓春林、马海洲.冯眉荨 .许金葆、华洪泉、吴松亭.连学正、孟文轩等一百二十多人。

  1929年,谢侠逊又发表了《再拟棋坛司令部职员姓氏表》,增列了一大批名棋手,成为一时盛况,这也就是后人称谢侠逊为“棋坛总司令”的缘由。虽然棋界人对于谢侠逊就任棋坛总司令很是服气,但这份点将录遗漏了不少华南棋界英豪,只任命华南方面俩位“军长”。这就引起了华南象棋界的微词,认为没有交流过棋艺,怎能断定华南只两个“军长”?于是….
趣闻;东南棋战前夕 谢侠逊遭绑架

1930年秋,香港华南象棋会会长曾展鸿等人联名致函上海棋坛大师谢侠逊,正式发起东南棋战。谢当即遴选周德裕、林弈仙、连学正、马海洲四员上将为南征军,亲自率师南下,并带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生,也是象棋能人韦干英为随队记者。
当南征大军将要誓师南下的时候,谢突然接到“南洋侨商”名义发来的请柬,邀他洽谈棋赛。谢按址前往,不料被所谓“南洋侨商”所绑架。事后,绑架人缉拿归案,但谢侠逊因为出庭陈述,使得其无法率队南下,且因为费用不敷,仅由周、林二人应约赴港。而华南队经过慎重研究,定下由李庆全、冯敬如迎战。
南行前,谢侠逊、马海洲向周、林二人再三致意的要注意“棋品”两字,认为胜负乃兵家常事,作为象棋界的先进,一定要保持良好的棋品,不要受人诟病,周、林表示不负所望。当时周、林应邀南下比赛,消息传至香港后,轰动了华南棋界.

出人意表,华南联队一度领先
华东队轮船南下到达香港后,华东代表林奕仙、周德裕受到宾至如归的热情接待。 考虑到客队一路旅途的劳累,在正式比赛之前的8月11日至9月11日的一个月之内,定为友谊交流日期。这期间,他们4人共弈了27局棋,算是正式比赛之前相互摸底的序幕战。
 按照原议,9月15日进入“华东、华南分区大棋战”正式比赛阶段,定在香港青年会举行。此战意义重大,有关双方声誉,气氛凝重热烈,盛况空前。本港棋友慑于对手威名,固是绷紧神经,暗自为李、冯鼓劲,就连远道而来的广大棋迷,也为能够赶上这样多年不遇的超级对决,欣幸不已。
  当晚隆重拉开战幕,4位选手皆着长衫登台,气度不凡,。赛前由李伯汉先生致词,略言:“华东华南象棋比赛大会,诚属我国的空前盛举。一以联络东南之感情,二以交换东南人之智识,三对于国家观念极有关系。我国积弱久矣,其原因大都因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一旦奋发为雄,运用心思,由象棋之精巧,而悟用兵之神妙,出奇制胜,绝地逢生,将来人人皆有军事学识,何难跻我国于强盛之列乎。林奕仙、周德裕两君,乃华东名手,周着法以活泼见长,林君着法以陷着见长,令人于不知不觉间,坠其机窍。至于华南方面之李庆全君,其着法以稳健胜,冯敬如君以险劲胜。四君奕法,可称对手.

此番东南大战,共历时6天.两队四名高手弈16局,两军奋勇争先不遗余力,可在14局之前,李庆全大显神威,过关斩将.华南队已领先两局。末后两局只要周德裕状态继续低迷,冯敬如不致全军覆没,本方必胜无疑。懂门道的观众有些已提早额手相庆..
圆满结局–平分锦标,皆大欢喜。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决战的晚上终于到来了,大批观众蜂拥而至,人声鼎沸,言笑甚欢,俱为迎接胜利时刻的尽早到来。可关键时刻,冯敬如因为压力过大,被周德裕得奏全功,连扳俩局.追平了比分,使东南大战以秋色平分圆满闭幕。总共16局的得分情况如下:华南棋手李庆全二胜六和得10分,冯敬如二胜二和四负得6分;华东棋手周德裕三胜四和一负得10分;林奕仙一胜四和三负得6分。两队各获16分。李庆全与周德裕得分相等,但李胜周一局,且全程保持不败,故华南棋界称颂李庆全为“无敌将军”。但东南一役之后.华南棋界也誉周德裕为“五战全才”.确是超群出众,不愧为前敌总指挥之职.
 
根据赛前的决议,若最终两队打成平局,须各举一人为代表,再弈四局以分轩轾。但因周德裕在比赛进程中,身患之便血症已旧病复发,经张荣棣医师诊治虽然好转,之后力疾登场,奋战立功,神思业已甚为疲怠。华南方面为加强双方友谊,关怀客队身体健康,遂建议结束赛事。平分锦标,皆大欢喜。

注;文章编摘自中国象棋网 劳动午报等资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