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这个小区附近有一个菜市场,每天在这个菜市场里的小路旁都有一个棋摊,一般有5,6桌棋局同时进行。往往是在檐下放几张板凳,两两之间摆开战场,捉对厮杀。无声的厮杀如痴如醉,运筹帷幄,虎穴得子,也许是人们茶余饭后的最大乐趣。

――这天晴空万里。棋摊上更是门庭若市。其中有一桌,是一个白发乌毡的老人和一个中年人在下棋,这个老人大家都叫他老白,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姓白还是因为他的头发白。他的棋艺很高,是这里的高手,只要他一出手,总是能吸引众多围观者驻足观看。这一次他遇到的是一个中年棋客,也是这个棋摊的常客,据说水平不俗。因此双方交战,更是引得众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观看。这个棋摊和别处不同,虽然观者众多,弈者也不少,但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观棋不语,落子不悔。

只见得老白走子飞快,似乎不假思索。中年人开局阶段也是应对迅速,但进入中局就不行了,频频开始思考。往往他走一步棋的时间,已经足够老白走两步棋了。从棋局上看,老白单车炮已经控制了中路,双马左右盘旋出击,还有一名过河小卒协同作战。反观中年人,边相已经单飞,还被吃掉一个士,明显士象已经杂乱,大子虽然位置开阔但彼此缺乏照应,形势显然不妙。最后被老白一着中炮打兵将军抽马,中年人一眼没看到这步棋,无力再战投子认负。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看来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