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二一年仲夏,湖北黄冈罗天扬匹马单枪来到十里洋场的上海。次日午后他就专诚去城隍庙四美轩茶楼拜会老“所州三杰”之一的周焕文。

那一天,周先生有两个病家请他出诊,等他上楼,只见好友唐伯龙正和一个光头长眉的壮汉在对局。据旁观者言,唐已连失两城。周焕文凑近一看双方局势,低头沉思不语……。

收兵后复盘的时候,周分析了变着对唐伯龙说:“这第三盘棋,你如果冲车进马,弃子攻杀,当有可成。”

唐答道:“哎呀,我是记住你老的教导,临杀勿急,故而上士挺兵……”

周紧接着说:“兵贵神速,关键时刻你走了闲着,失去良机;可谓稍纵即逝,反而延误!至于我说的是勿急,并非勿杀。一个棋手如果没有杀劲,那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了!”

一席话说得四座叹服,罗天扬更为心折,他钦慕之余,道:“听了先生高论,罗某不敢班门弄斧,只求拨冗指教为幸。”

那天时已黄昏,未曾交手。后来听说由唐伯龙作东,邀请周、罗挑灯夜战。焕文先生弈兴盎然,着法精妙入微,罗天扬酒兴浓而棋力逊,结果拱手称臣。

唐伯龙是一位书画商人,弈善于丹青,他即景乘兴绘了一幅“罗周对弈图”,可惜在“八·一三”抗战期间,因举家避而丢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