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余年前,南京的象棋爱好者常到夫子庙万年棋馆对弈。这是因为主事人万启有先生当年是全国闻名的棋坛高手。一九三一年初,他与“七省棋王,周德裕一同代表华东象棋界在上海击败了代表华北的赵文宣与张德魁两位名将。 由于万的棋法锋利,中局埂醣勇猛,残局功夫老到,棋界中人称誉他为“百省醌军锦马超”(与林弈仙、李武尚、周德 裕以及连学正等则是华东棋坛五虎上将)。

万启有在棋馆内,日常除了接待各方棋友之外,兴到之时,还排出一些残局供人欣赏,并征求对弈拆解,其中以“炮兵士象全,”的一些实用残局,更为精熟,堪称拿手好戏。

有一天,万启有照例又排了一则变化繁复的炮兵残局, 当时就有一位小青年来应征。棋战开始,青年下子十分迅 速,着法干净利落,万启有一面周旋,一而赞声不绝。心里却暗暗纳罕。

一局完毕,万认为这位青年对这个残局偶有心得,于是又排了一局类似阵式,存心考考他的实力,岂知青年毫不犹虑,又是一气呵成。这样接着又试了几局,都是屡试屡中,启有方始心悦诚服,破例地挂起了“免战牌”。
这位小青年当时并未留名,事后据传说是穷毕生精力刻苦钻研,写成残局不朽巨著《炮兵专集》的陈廉庸。可惜他患肺病痹症,不幸于一九五二年亡故于上海市沙县,死时年龄未满三十。

有诗为证

万馆蹉研兵炮列
沙州著述斗星残
毕生一册图书在
人渺凄凉着法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