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外鲜鱼口有个庆林春茶庄,掌柜的姓林,带几个伙计应着,连卖茶叶带开茶馆,买卖不大,倒也兴旺。为了让茶客们常来消闲解闷儿,他还预备了几副象棋,这样,棋友、茶友的就都爱在这儿聚齐儿。林掌柜的还有副铜象棋,是他的心爱之物,不是至亲密友,他是不肯拿出来让人玩的。

茶庄的对门是永泰布庄,掌柜的姓孙,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他听说林掌柜有副铜象棋,就打发伙计登门来借。林掌柜不愿借,但想到门对门的开买卖,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驳了这个面子显得不好,就让伙计给送了过去。可一借十来天也不见归还,林掌柜打发伙计去问问。没想到孙掌柜说前天让他的伙计给送回去了。“当时,你们门脸上没人,喊了两声也没人出来,这伙计就放在账桌上了。”林掌柜一听,就明白铜棋子八成算是没了,再过去问也问不出什么好儿。

过了两天,林掌柜约请珠宝市瑞龙古玩铺的殷先生到丰泽园吃便饭。林掌柜的先辈和段先生的父亲曾经一起经商多年,两家的关系也算是世交了。这天,这哥俩边喝着边聊着,段先生说:“前些日子我们收进一副铜象子,铜皮金子心,这是汉朝萧何和韩信解闷时用的那副象棋,流传了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什么大的损伤,真是难得的很呀!”林掌柜心中一动,也不露什么声色,只说了句:“这可得让我见识见识。”吃完了饭,林掌柜过去一看,正是自个儿的那副象棋。他夸奖了几句就告辞回家了。

第二天清早,茶座还没怎么上人,林掌柜就走出茶庄,在门口张望,正巧,布庄的孙掌柜也走出来,他还问林掌柜那副象棋找到没有。林掌柜不在意的说:“那么个玩意儿不算什么,无非比木头棋子儿沉些,要说值点钱的东西我还有一宗,铜棋根本没法儿跟它比。”孙掌柜说:“这么好的东西,我一定要看看。”林掌柜把他让到后院,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带玻璃罩子的黄段子锦匣,里面嵌着一件闪闪发光的物件,孙掌柜说:“恕我眼拙,这是件什么东西?”林掌柜说:“这是前清十大珍宝之一,当年多尔衮老王爷在棋盘街大战张献忠,一马三箭,拉弓弦用的这个翡翠扳指。”

孙掌柜问林掌柜这个翡翠扳指值多少钱。林掌柜说:“少说也得六千块大洋。”孙掌柜便让林掌柜把扳指让给他。林掌柜摆手,说:“不行,这是我看家的东西。”孙掌柜的说了:“不瞒您说,我有个王爷后代的朋友,前年就托我帮他找这件东西,可一直不知道下落,现在没想到在您这儿觅到了。您说什么也得赏我这脸。”看孙掌柜还再三要买,林掌柜只好说:“既然您有出路,就照价付钱吧。”

孙掌柜变卖了家产,又借了一千多块,才凑齐了六千块大洋。等到把翡翠扳指弄到手,他就迫不及待地想把钱快点赚回来,拿块绸子包好,小心地托着来到了瑞龙古玩铺。段先生打包一看,连匣都没打开,就说:“您买块冰,快点镇上吧!”孙掌柜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意思,段先生说:“这是假的,用冰糖做的,时间长了,可要化了。”孙掌柜听了差点气背过去,转身去找姓林的玩命。

林掌柜见孙掌柜找上门来,连站都没站起来。孙掌柜把扳指匣往他手边一放,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林掌柜一点儿也不客气,用手一指孙掌柜的鼻子说:“你把我的铜象棋昧起来,卖了大价钱,我说什么没有?我这翡翠扳指跟你说了一个卖字没有?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非要买走,买了不说,你把真品卖了大价,又仿造了一个假的,想再把钱抱回去,你缺德不缺德呀?”孙掌柜浑身哆嗦,有口难辩。万万没想到,常打雁的人,不单没打着雁,反倒让雁把眼睛给啄了,吃了个哑巴亏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