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棋之交-葉潛仲與劉克莊

南宋有兩位詩人,葉潛仲與劉克莊。他們二人都是名門之後,葉潛仲的祖父是丞相葉衡,劉克莊的父親也是進士出身。這兩個人善於作詩,尤其是劉克莊的詩,知名度很高。但很少有人知道,劉克莊還是一位象棋愛好者。而葉潛仲則是他的詩友和棋友。兩個人詩文唱和,紋枰手談,傳為佳話。

論作詩,劉克莊比葉潛仲更好一些。他曾作長詩一首,描寫下棋擺擂的情景,十分生動。其中有一句:「我欲築壇場,孰可建旗蓋」。可見他們二人非常喜歡象棋,還擺下了擂台,與人切磋。劉克莊詩作的好,葉潛仲的棋卻更勝一籌。 閱讀全文

謝俠遜和陳笙對弈

謝俠遜生於光緒十四年,出身貧農。孩提時候,他常在田間地頭看大人們下棋,漸漸喜歡上了,也跟著下起來。他好鑽研,善總結,棋藝水平提高很快。十三歲的時候,在本地鄉村已無對手,有人慫恿他去溫州找陳笙下棋。謝俠遜也想去增長些見識,無奈囊中羞澀,一時沒有成行。

陳笙是個手藝人,以象棋稱名一時,晚清時小有名氣。陳笙比謝俠遜大得多,具體多大年紀無從考證,據謝俠遜自述,陳笙在福建得過 閱讀全文

中興瑞應圖-韋妃卜棋

北宋末年,金朝侵入東京,不僅俘虜了徽欽二帝,而且導致了北宋的滅亡,史稱靖康之變。迫於形勢,康王趙構一路逃往臨安,成了南宋的開國皇帝。趙構是欽宗的同父異母弟,他的母親韋氏是徽宗的嬪妃。為了證明自己是皇族正統,趙構命人畫了一卷《中興瑞應圖》,其中第一幅就是韋妃卜棋。

當時正值兵荒馬亂之際,韋氏並不知道趙構已在南京即皇帝位。她很關心兒子的吉凶如何,於是韋妃用象棋占卜。她將棋盤置於桌上 閱讀全文

沈志弈趣遊上海灘

上世紀三十年代,浙江高手沈志弈曾到上海闖蕩。期間遇到一件趣事。當時上海灘是象棋高手雲集,但也是五方雜地,魚龍混雜。沈志弈雖然身懷絕藝,很想到大世界打擂台,結交幾個一流高手。但他是外鄉人,初來乍到,也沒有個相熟的人。所以打算先各處走走,看看棋,摸摸底細。

沈志弈先是來到一個茶樓,民國時候上海的棋茶樓不少,多是掛彩下棋,出入其中的有販夫走卒,行商客旅。偶爾也有一些二三流好手對弈,觀看的人也不算少 閱讀全文

唐代寶應象棋


寶應象棋的來歷

寶應象棋亦稱寶應象戲。出自唐代牛僧孺的《玄怪錄》岑順篇。說當時有個人叫岑順,能文善武,由於家貧無靠,沒有固定居所,於是便跑到山中一所廢棄的古宅中住下了,有人說這是凶宅,朋友們也力勸不可,他卻不聽。

住了一年有餘,每到夜間總能聽到戰鼓齊鳴,打仗的聲音,可走出屋外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閱讀全文

明代棋迷張紹馨

明朝象棋盛行,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多有愛棋者。在成化年間,曾有一則趣聞。某縣西皋村,城東南三里許,有一個農民名叫張繼美,字紹馨,以務農為業,偶爾也在江中打魚,溫飽自足,略有盈餘。他平時勞作之餘,別無所好。只是喜歡象棋,因他嗜棋如命,人們都叫他癡人。後來經人介紹,娶了韓氏為妻。夫妻二人生了個兒子,取名則君。

在則君七個月大的時候,韓氏病故。於是繼美身兼二職,撫養獨子。無奈小兒失乳, 閱讀全文

二馬失蹄之馬國梁

上世紀五十年代,上海棋壇流傳一句話“二馬失蹄”。所謂二馬,是指兩位北方棋手敗走上海灘。其中之一是棋手馬國梁,他曾與楊官璘對弈八局,卻難求一勝。另一位是馬寬。

馬國梁來自天津,是一名工人棋手。他身材高大,生性豪爽,是典型的北方大漢。他的棋風也具備北派特色,大刀闊斧,能攻善守。在北方棋手中,屬於後起之秀。馬國梁最為人所稱道者,是在一次象棋交流賽中,戰勝了北平張德魁。由於張德魁曾獲北平象棋冠軍,在北方棋界德高望重,成名也早。因此馬國梁從此聲名鵲起,身價百倍。 閱讀全文

東北名將胡震洲

民國的象棋名手衆多,其中有一位慢棋手叫胡震洲,是大連人。他年少成名,二十幾歲已經名聞東北,也曾四處闖蕩,主要征戰於東北和華北地區。獲得過多次大賽冠軍,人稱“關外王”。

胡震洲棋風細膩,敏學巧思,常有出其不意的佳構。他行棋雖慢,卻富於創造力,尤其擅長謀子取勢。凡是與其對局者,稍不留神便容易陷入圈套。不過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閱讀全文

棋道士

清代時候,景城北面有一座玄帝廟,是明末所建。廟祝不知名姓,因他癡迷象棋,人們都稱他棋道士。然而道士的棋藝至劣,與人下棋,十有九輸。雖然棋藝不精,卻十分好勝,經常呼朋引類,終日以下棋爲樂。

某秀才應約,到廟裏下棋。從天明下到日落,不得休息,秀才不堪疲憊,請辭回家。道士卻意猶未盡,只是不肯,最後竟長跪挽留。某觀棋者幫秀才支了一着,道士銜恨刺骨,咒其速死。 閱讀全文

范時行以棋推命

乾隆年間,有一個蘇州人名叫范時行,他精通相術命理,尤擅測字。常在鬧市算卦,求仙問卜者絡繹不絶。然而這位范先生與他人不同,他每日得錢以六百文為限,錢足則閉門謝客,端坐不語。

有一天,某營兵來測字,紙條上寫了一個“棋”字,專問命運前程如何。范時行説:“圍棋之子,愈下愈多,象棋之子,愈下愈少。今所測是個棋字,而非碁字,從木不從石,可知乃是象棋子,恐家中人口日益凋零也!”營兵見如此説,言道:“先生所言固是,然而答非所問,還請教日後前程如何?” 閱讀全文